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愛自己片刻 作者/蘇更生

發布時間:2020-10-07 12:00|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諾頓,你好呀。最近我旅行到了山里,在酒店閉門不出地寫作,山里早晚溫差大,雖然天是明晃晃的,但是晚上冷得要命,風吹得滿山的樹葉嘩啦嘩啦,在這人跡罕至的山里,晚上穿上毛衣,凜冽又清新的空氣,讓人快樂。我一直覺得,酒店是最合適寫作的地方,空曠而安靜的房間,潔白的床單,每日有人打掃,再把手機關掉,這世界上除了寫作,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與我在一起。

每次去酒店住幾日,寫作的速度就會快起來,早上起床,下樓吃個早飯,然后喝杯咖啡,一天的寫作時光已然開始,不會被打擾,沒有人惦念,電話也不會響起,至于平日要掛心的小貓和家人,此刻也知道了我不在服務區。

暫時地逃離日常生活,成為世界上最孤獨的寫稿機器,在這空曠的山里。你說人會孤獨嗎?我覺得會,但是孤獨不是我的選擇嗎?我費了這么大的勁,成為了作家,就是為了一個人孤孤獨獨,舒舒服服,不被外界所打擾。如此想來,孤獨是我們的追求,是我們的選擇,而不是我們未能加入人群的代價。只是我最近也懷疑,我是不是孤獨得太久了,每一次見到朋友,都宛如在世為人,高興得要命,在聚會結束的時候,對朋友依依不舍,再第二天起床的時候開始難過。

為什么呢?我不是早就習慣了這種生活了嗎?為什么突然開始不適應。諾頓先生,有時候我覺得我站在某個臨界點上,一面是滾燙的生活,熱鬧的人群,一面是孤獨的酒店,舒適的黑暗。偶爾我會覺得生活好,熱熱鬧鬧的,煙熏火燎的,大家坐在一起吃飯喝酒打牌,高興,一面又覺得只有在黑暗里,我才可以把自己所有的感受都舒展開來,變成文字,在故事的世界里興高采烈。我有些為難,生活讓我左支右絀,搖擺不定。

或者這才是真實本身吧,我們既渴望熱鬧的生命力,又希望有深刻的創作,它們雖然并不矛盾,但是時間的確分配不來,而且有時候我們的孤獨如此強烈,讓我迫不及待地混入人群里,而有時候在人群中的孤獨,比一個人的孤獨更加難以忍受。諾頓先生,我們到底要什么呢?我們的心靈到底能靠什么得到撫慰,得到安寧,得到滿足。

我思考了很久,諾頓先生,我想對我來說,能夠讓心靈安靜的,肯定不是錢,巨大的財富或許讓人快樂,但是并不能讓我安寧。我想要的東西,或許要比錢更難獲得,更容易失去,更無法得到。念及至此,我有些恐懼,難道我就要活在這種求而不得的困境里嗎?我能夠做什么呢?

我想,我還是有一些力量的,即便在最孤獨的時候,每個人都還是有最后的求生的力氣。我們勢必要沖破最難的阻礙,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即便此刻它看起來如此遙遠,幾乎根本沒有存在的可能性,可是人就是為了創造奇跡而活著的呀。所有的需求,是我們創造的,而去得到需求的過程,也可以由我們去創造。我的追求幾乎是個奇跡,那我們就想辦法讓奇跡發生。

不顧一切,橫沖直撞地去讓奇跡發生,那奇跡就一定會發生,即便它沒有發生,人去追求奇跡的路,也宛如奇跡本身,不是嗎?人生不看結果的,所有人都只有一個結果,就是我們都知道的那種,不同的就是我們所選擇的路。你選擇走什么樣的路,就是什么樣的人。

諾頓先生,有一天我終于想明白了,我是個嚴肅而浪漫的人。這兩種矛盾的特質在我身上體現得極為明顯,我大膽而冒險,疲憊又軟弱,渴望著奇跡的發生,又哀嘆于自己的渺小。人啊,就是這么矛盾的呀,我在該開心的時候不露出開心的笑容,該拒絕的時候無法堅定地說出我不愿意,人就是被這么多東西所困著,但是沒有關系,生而為人,就是麻煩,再去解決麻煩,又制造新的麻煩,我愿意,我渴望,我希望去接受所有的麻煩。

人最大的麻煩就是自己吧。一旦自己成為了自己的敵人,那戰斗則顯得格外艱辛,因為除了內耗,幾乎沒有勝利可言。諾頓先生,我們要做的不是戰勝自己,而是安撫自己,不要讓自己的頭腦成為身體的指令官,命令它去執行自己的意愿,而是讓自己的大腦成為身體的安撫器,你看,我們走到了這里,我們已經很不錯了。只有這樣,我們才不會成為自己的敵人,孤獨也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孤獨會讓我們舒適,有時間照顧身體里不同的靈魂和欲望,讓自己安靜下來。

諾頓先生,沒想到我的問題是在腦海里解決的,宛如大腦里進行了一場戰爭,雖然寸步未行,但早已疲憊不堪,這場殘酷的戰爭讓我害怕,但是起碼我幸存了,在自己的腦海里安撫住了自己,不會崩潰,我們應該暫時地高興,為了自己和自己和解而喝上一杯。

秋涼了,是時候休息,停止和自己的戰斗吧,愛上自己片刻,試一試,看看生活會不會好起來。

 

您東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蘇更生

責任編輯:訥訥

上一篇:夜晚的潛水艇 作者/陳春成 下一篇:沒有了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