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煩惱 作者/禾口廣隸

發布時間:2020-03-12 20:06|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電視機前,建明斜坐在地板上,仰著頭,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里的變形金剛。他嘴巴微張,看呆了,魂好像進入了電視機里,跟心愛的變形金剛并肩作戰。

突然,門外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作為資深偷看電視專家,建明的偵查能力堪比二戰前線的偵察兵。聽腳步聲辨人,那算是必備技能。像事先訓練過了似的,他飛快關掉電視,將遙控器放回原處,接著又飛奔到茶幾上已經擺設好的“作業陣”前裝模作樣地寫著。

門開了,建明的媽媽走了進來。只見她四十歲剛出頭,身材略有點發福,燙著一頭短卷發顯得很干練的樣子?吹讲鑾着缘慕,媽媽直覺性地摸了摸電視機后頭。建明偷瞄了一眼正在摸電視的媽媽,心中一驚。居然把開風扇給電視散熱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了,想必今天是要栽了。想到這兒,他強作鎮定,盯著桌上的三年級英語書,一遍遍地抄寫單詞。

“剛剛有沒有看電視?”媽媽冷冷地問。

知道伎倆被看穿了,建明抬頭看著媽媽說:“有,只看了一會兒的新聞。老師說要我們多關心時事。”

“看了多久?”

“大概十分鐘。”

“從幾點看到幾點?”

“從六點十分到六點二十。”

媽媽看了看手表: “十幾分鐘前關掉的,現在怎么還那么燙?”

建明心里咯噔一下,磕磕巴巴地說:“可能…可能是夏天散熱比較不好。”

媽媽按了下電視機開關,變形金剛的畫面再次出現,伴隨著畫面的是他們的打斗聲。

“不是看新聞嗎?怎么會是變形金剛?”媽媽語帶諷刺地說。

“看了新聞后,順便看了一今天在演什么。” 建明滿臉通紅硬著頭皮繼續往下編。

“只看了一下嗎?” 媽媽提高了音量質問道。

被問得惱羞成怒。建明毫不示弱地說:“我有邊看邊寫作業。”

見到這種態度,媽媽可忍不住了,劈頭就是一頓罵: “邊看邊寫哪能專心?再不專心讀書,我就把電視賣了,看你還能看什么!快去房間里寫作業!”

建明理虧,收拾了桌上的作業,拽起書包,朝著房間走去。

 

2

放學時段,走出校門的小學生絡繹不絕。門口等待的家長紛紛把孩子接走。這些被帶走的孩子把羨慕的眼光投向那些得以自己回家的同學?粗麄兞鬟B在校門口的小店旁,手里拿著零食,有說有笑,好不快活。

建明,志宏,還有小胖,并成一排從校門里走出來,徑直朝小店走去。黑黑壯壯的志宏比建明略高一些,腳上穿著一雙黑底綠色標志的田徑鞋。他拍了下建明的肩用他洪亮的聲音說:“昨天這集太強了。急先鋒直接救了他們,我還以為他們會被弄死。”

“怎么可能,黑猩猩隊長怎么可能會死。巨無霸肯定會被救的。”建明一副新聞評論員的架勢,斬釘截鐵地說道。

“今天這集不知道巨無霸會怎么樣,他們應該會反攻原始獸吧?”小胖以一種憂國憂民的口吻發問,接著他又咬牙切齒地感嘆道:“霸王龍真的太賤了!”

他的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大伙兒也是一臉怨恨,仿佛歷史課上老師講到日軍侵華的樣子。

此時小店門口,一位家長正硬把自己的孩子拖出小店,像是主人把小狗從骨頭旁邊拖走似的。小孩使盡渾身解數試著擺脫家長向前沖,可惜力氣太小,不足以抗衡,還是硬生生被拖了出來。于是他索性癱軟著身子,一副準備賴在地上不走的樣子。

三人往小店里走,和那小孩擦身而過。小孩滿眼羨慕地看著他們大搖大擺走進店里。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那小孩估計不知道情為何物,但看他這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下課后這段時間的自由對他來說,確實比什么都重要。

小店不大,里面擠滿了小孩子。店里的柜臺上擺滿了各種誘人的零食和花哨的文具。柜臺旁邊的冰柜里有各式各樣的飲料和雪糕。柜臺對面的墻上是琳瑯滿目的玩具。這地方是小孩們的天堂,家長的噩夢。

 

小店老板四十來歲,皮膚黝黑,梳著大背頭,油光锃亮。今天他身穿一件白色背心,脖子上掛著條粗大的金鏈子,和手指上的金戒指“交相輝映”。柜臺前,五六只小手舉著五毛和一塊;站在柜臺后面的老板滿臉笑容,一邊收錢,一邊和小朋友們打趣著,連汗都顧不上擦。額頭上的汗珠從他崎嶇的臉上滾落下來,在法令紋那里匯到了一起。

“老板,我要一包鍋巴。”

“我要一根棒冰。”

志宏小胖各自拿了零食,把錢放在老板手里。

“你要什么?”老板看著建明問道。

建明瞄了一眼辣條,搖了搖頭說:“算了,今天不要了。”

老板瞇眼笑著說: “不來包辣條嗎?”

“不用了。”

說罷建明帶頭轉身,走向柜臺對面那扇掛滿玩具的墻。墻下擠滿了一大堆小孩子,手里拿著不同樣的零食,對著墻面上的玩具指指點點。三人好不容易擠到前面,志宏指著其中一只玩具公仔說: “誒,急先鋒還沒被買走誒。”

“你要買哦?”小胖一邊啃著手中的棒冰,一邊問。

“沒錢。”

建明仰著頭,看著最頂上兩只最大的變形金剛,分別是兩個陣營的首領:黑猩猩隊長和霸王龍。他們相互對立著,傲視著底下所有的變形金剛。

志宏指著黑猩猩隊長說:“黑猩猩隊長也還沒有被買走哦。”

“這么貴,誰有錢買?”小胖一語道破。

“黑猩猩隊長是多少來著?志宏問道。

“53,霸王龍也是53。”建明毫不含糊地回答。

志宏轉身對著老板大喊:“老板,黑猩猩隊長賣太貴了。”

忙著賣零食的老板邊收錢邊說:“你要買算你52。”

“52還是太貴。”

“要不然送你要不要?”

“好啊。”

“你在做夢啦!”

周圍的小孩全都笑了,被開玩笑的志宏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走吧,不然等會回家又被我媽罵。” 小胖看了看表有些擔心。

建明最后瞻仰了一眼黑猩猩隊長,在心里默默地跟他敬了個禮,戀戀不舍地隨著小胖走出小店。夕陽中,三人比劃著手腳,說說笑笑。

 

3

晚飯后,媽媽正收拾著飯桌?蛷d里,建明爸爸穿著白背心和藍短褲,坐在小板凳上。只見他手里拿著一節一米長的竹子,板凳前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工具。他把竹子豎著劈成兩半,然后又削成直徑半厘米細的小竹條。建明來到客廳,見爸爸在削竹子,像是豬見到屠夫在磨刀似的,有些不是滋味。

看建明走了過來,爸爸放下手中的活,似笑非笑地對他說:“看來上次有打有進步嘛。打了就上85分,以后是不是該多打打?”

建明不喜歡爸爸的黑色幽默,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杵在那里有些尷尬。

爸爸整理著地上的竹條,抬起頭看到建明還愣在那,生怕他浪費這一分一秒的時間,于是催促著對他說: “快去寫作業,下次爭取考90分!”

建明已經聽慣了這樣的話。目標總是越來越高,學習的時間總是越來越多,玩的機會卻是越來越少。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這樣的人生還要過多少年啊……

“好。”建明毫無氣力,敷衍著回答,說完拖著影子向房間走去。

這時媽媽從飯廳走來,癱坐在沙發上,這一天的忙碌總算告一段落。

“你看我這新型武器。” 爸爸把地上做好了的樣板拿起來,得意地跟媽媽夸他的“新發明”,幾根細竹條被白色的細麻繩一圈一圈地綁在了一起。

“你看,如果用完整的竹子的話,會傷到筋骨。如果用單根竹條的話,威力又不夠,記不到心里。”說著他比劃著他的新武器。“這樣的話剛剛好。太用力又會自己斷掉,簡直就是個智能保護系統。”

“別綁太多根了。”

“不會的。這樣剛好。”

“鈴鈴鈴”沙發旁的電話響了起來。媽媽側過身接起電話。

“喂,你好。找建明啊,你等一下。”

“建明,電話。”

聽到了媽媽的喊聲,建明三步并作兩步從房間里走過來,接過電話。

“喂。”

電話那頭傳來偉爵的聲音: “建明,今天有沒有看?”

“有啊。”建明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有些興奮。

“今天這集太酷了。急先鋒拿了新武器。”

建明看了一眼身后削竹子的老爸,笑容頓時凋謝了:“是啊…我們明天再講吧……”

“你爸媽在旁邊嗎?”

“對啊。”建明答得極其短促,語中帶著幾分無奈。

“好吧。誒,今天的作業是什么?”

“你又沒抄哦?”

“是啊。”

“語文就做每課一練第25到46頁,然后背誦《贈汪倫》,老師明天抽查。數學就做練習冊第42到68頁。英語的話是……”

建明邊講,爸爸邊揮舞著手中的新武器發出“咻咻”的聲音,好像日本武士在試刀一樣。

“建明,你明天數學能不能借我抄一下?”偉爵央求著問。

“你自己寫吧。”

“別這樣嘛,借我抄一下,我下課請你。不然我又要做不完了。”

建明想了一下有些勉強地回答:“好吧。”

“明天早點來哦。”偉爵的聲音透出了幾分歡愉,但馬上又晴轉陰:“那先這樣吧,我去背古詩了,不然明天又要被老師罵。”

“嗯,再見。”建明把電話掛了,準備回房間。

爸爸又半開玩笑地對他說: “你要皮癢的話,你爸可以幫你‘止癢’。”說著他再一次揮舞著手中的新武器。

聽到了竹子發出的“咻咻”聲,建明不知怎么的覺得心頭一顫。他什么也沒說,扭頭走回房間。

不大的書桌上疊滿了各種各樣攤開著的書,像是推硬幣機器里的硬幣堆似的。建明坐在書桌前,心不在焉。他放下手中的筆,小心翼翼地打開正中央的抽屜,拿出個四方形的月餅盒。盒子里頭塞著一堆硬幣和紙幣混雜的零錢。他仔細數了一遍,輕聲呢喃著:“二十四塊零七毛,還不夠買半個黑猩猩隊長。”

建明把積蓄收好了,剛想提筆寫作業,突然又抓起了旁邊的橡皮。“黑猩猩隊長變身。”他壓著聲音,學著電視里的配音。“霸王龍變身。噼里啪啦……”鉛筆和橡皮在建明的引導下打了起來。

忽然,他像是聽到了什么,微微側過頭,朝著門的方向瞥了一眼。一場鉛筆與橡皮的世紀大戰也就草草結束了。

“剛剛在念什么?”媽媽走到門口關切地問。

“念英文單詞。”建明轉過頭看著媽媽回話。

“英文單詞就要念出聲。念大聲一點,才能記住。”

“好的。”

建明心臟撲通撲通地跳,慶幸自己躲過一劫。還好自己反應快,急中生智,才沒被發現。他硬是把驚恐壓下去,轉身回來,對著一本語文書,咿咿呀呀地念起來。

“Calm,C-A-L-M,calm。”

“Ship, S-H-I-P,ship。”

 

4

周六的早晨,外面陽光明媚,可是建明卻得坐在書桌前寫作業。他時而玩玩鉛筆橡皮,時而轉轉書,很不專心。突然,門鈴響了,外面傳來外公外婆的聲音。建明聽后露出了一絲微笑,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休息了。雖然偷閑也算是休息,但偷閑似乎也會累,這和正兒八經的休息可不一樣。

還沒等他完全轉過身,七十來歲的外婆,左右搖晃著她圓滾滾的身軀,慢慢悠悠地走進建明的房間。今天她穿著一件藏藍色絨面外衣和一條黑色的褲子,看起來都洗得有些褪色了。同樣顯得褪色的是她灰白相間的短發,不經意向兩邊撥,短發下是一張圓鼓鼓笑呵呵的臉。

“明明,在寫作業?” 外婆一個禮拜沒見著外孫,笑瞇了眼對建明說。

“是啊姥姥。”建明笑著回答外婆。

走到建明書桌旁,外婆小心翼翼地拉開腰間斜挎包的拉鏈,又看了看門口的方向。確定再沒有人跟過來,她把手伸入挎包。建明看著外婆緩慢的動作,心里充滿了期待。一包天藍色的包裝袋才探出了頭,建明就知道是什么了,心里樂開了花。外婆拿出一大包“浪味仙”輕聲說:“明明,趕快收起來,不要讓你爸媽看到。”

建明接過浪味仙,一點一點打開書桌旁的抽屜,把浪味仙安放到抽屜里。這老式的抽屜沒有滑輪,猛地一打開聲音大。每次有這種“秘密接頭行動”時,建明都得這么一點一點地開,F在他爐火純青的手法已經可以做到幾乎不發出什么聲音了。

這第一包還沒收好,外婆又拿出一包金色的“雞味鮮”。建明沒想到還有第二包,看著金光閃閃的雞味鮮,像是連中兩次獎一樣,嘴咧到耳朵旁。“謝謝姥姥!”建明壓著聲音說話,卻壓不住他內心的激動。他接過雞味鮮,硬是把它塞進了快滿出來的抽屜,然后慢慢地關上。

“慢慢吃,不要一下子吃光;多喝點水,火氣才會不大。”外婆拍著建明的肩囑咐道。

“好。”

正當建明覺得好事已經發生完了,外婆又從褲子內側的口袋翻出幾張錢。她把一張一百的拽在手上,又把剩下的零錢塞了回去。平日,建明從外婆那收到的都是10元,可今天外婆手里拽著的卻是張一百。他不敢相信眼前即將發生的好事,一臉呆滯。

“姥姥最近漲退休金。這一百塊給你慢慢花。”外婆把錢遞給了建明,停頓了一下又笑著補了一句:“別告訴你爸媽。”

“好,謝謝姥姥!” 建明笑著接過錢。

“我先去客廳,你好好寫作業。”外婆摸了摸建明的臉,慢慢轉過身,向門口走去。

建明手里拽著錢,看著外婆搖搖擺擺的背影,心里無比感激。他轉過身來,面向書桌,在作業本上鋪平了手里的一百元,看著這筆巨款,享受著多巴胺充滿腦子的感覺。他小心翼翼地把巴掌大的鈔票對折,再對折,打開書桌中央的抽屜,掀開抽屜里鋪著的舊掛歷一角,鄭重地把錢塞到掛歷下面。此時,建明雖然還坐在書桌前,拿著筆,盯著作業本,但是心卻早已飛到十萬八千里之外。

 

5

下課鈴剛一響,建明,小胖,還有志宏就沖出校門口。今天他們可是第一波,一路超過了幾個學生,又穿過了門口等孩子的家長群,他們來到了小店里。

這時候的店里還沒有其他學生。老板正坐在柜臺旁的矮凳上對著一張可折疊的小茶幾和旁邊幾個朋友泡茶聊天。他們噗嗤一笑,露出沾滿茶漬的牙齒。見到第一批客人進來,老板一口喝掉杯中的茶,放下手中的小茶杯,走到柜臺后準備迎來下午的高峰期。

“今天要什么?”

“我要一包豆干。”志宏自己拿了包豆干。

“我也要一包豆干。”站在中間的小胖喘著粗氣,也跟著志宏拿了包豆干。

兩人分別把五角錢的硬幣放到柜臺上。老板從柜臺上收過硬幣,轉過頭看著站在小胖旁的建明。

“我要買最上面的那兩只黑猩猩隊長和霸王龍。”建明在夢中已經把這句話說了好幾遍,真的說出來時反而感覺像在做夢一樣。

老板聽了沒忍住笑出聲來,露出后排的金牙。“你有真的想買嗎?”

“真的!老板,如果我兩只都買的話要多少錢 ?”建明仰頭看著老板,毫不含糊地問。

老板笑著想了想:“你兩只都買的話算你一百零二。”

“一百怎么樣?”

“一百就一百。”

建明咬咬牙:“好,我兩只都要了。你幫我拿下來吧。”

志宏和小胖嚼著豆干,不敢相信建明這三兩下的就把兩只變形金剛都買了下來。老板也不相信建明有能力買下來,他懷疑地問:“你說你要買,那你有錢嗎?”

“有啊。”建明脫下書包,打開書包上的拉鏈,又打開里面暗格的拉鏈,取出那張被疊著的一百元,戀戀不舍地遞了上去。

老板接過錢,把它攤開,對著門外的夕陽照了照,錢的影子印在了他的臉上。確認是真鈔以后,他把錢裝進口袋,從柜臺后面拿出一根帶著鉤子的竹棍,走到墻面前,把黑猩猩隊長從墻上勾下來。三個小孩子望著黑猩猩隊長從天而降,臉上露出了微笑。尤其是建明,笑得比平時更燦爛了。

老板拿了塊布擦去了包裝上面的灰塵,遞給建明。建明把它捧在手上,不敢相信每天可望而不可即的黑猩猩隊長居然在自己手里?粗该靼b物里的黑猩猩隊長,他呆住了,恨不得今后二十四小時都看著它。小胖和志宏都靠了過來,早已忘了手中的零食,爭相觀看。

“哇,跟動畫好像!”志宏臉上藏不住激動。

“借我看一下。”小胖嚷嚷著,伸出他帶著辣油的手指。

建明看到了他的手指,像是科比看到詹姆斯來搶球似的,急忙把黑猩猩隊長晃到另一邊,生怕小胖油膩的手指碰到它。“等等再看,你手上有油。”

這時老板已把霸王龍也勾了下來了,遞給建明。一手拿著黑猩猩隊長,另一手拿著霸王龍,建明心潮澎湃。

“這下兩只最大只的都被你買走了!”老板笑著對建明說:“兩個幫派的頭目你都有了哦。”

被他這么一說建明突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該說什么。“嗯。”建明靦腆地回老板。

這錢也到手了,客人也開心了。老板找來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袋子示意建明把兩只玩具裝進去。建明裝進去后,接過袋子,準備盡早離開“犯罪現場”。

“老板,先走了。”建明裝得像大人一樣的口吻說。

“好,明天再來。”這一單生意做得竟然如此輕松,老板自然希望天天有這樣的客人。

三個人走出小店,并排著走在夕陽下金黃色的路上有說有笑。

“建明,借我看一下。”小胖依然嚷嚷著。

“好啦,等你手洗干凈再看。”

 

6

晚上,建明坐在書桌前,耳朵接收著外面的聲響。他放下了手中的筆,轉頭看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一點一點地輕聲打開身前的抽屜。抽屜里躺著黑猩猩隊長和霸王龍。建明看到他們,開心地笑了。

“黑猩猩隊長變身。”建明把玩具拿出來,比劃了起來。這回可不關鉛筆和橡皮什么事了。他抓起黑猩猩隊長,一邊幫著它變身,嘴里一邊模仿著動畫中的音效。

“霸王龍變身。”建明放下黑猩猩隊長,拿起霸王龍擺弄著。變到一半時,門外傳來了媽媽的腳步聲,他急忙把變身到一半的霸王龍給塞回抽屜。

媽媽把門打開時,建明早已經把抽屜關好,拿著筆“認真學習”。

“這么晚了,作業做完了沒有?”

“嗯,做完了。”

“做完了現在在干嗎呢。”

“在背古詩。”

“先去睡吧,明天早上起來再背,都那么晚了。”

“好。”

建明從椅子上站起來,關掉臺燈。媽媽看他準備就寢了,便隨手帶上門,安心地走了。聽到媽媽走遠后,建明跳出被窩,打開抽屜,拿出兩只變形金剛放進被窩里,想了想后他又帶了本語文書和一支手電筒。滅了燈后,他跪坐在被窩里,弓著腰,打開手電筒,從外面一看像個小帳篷似的。

“霸王龍變身。”建明繼續把剛才沒變身成的霸王龍變身完畢。然后一手抓著一只玩具。

“吃我一拳。”黑猩猩隊長向前一躍,一拳打在霸王龍臉上。霸王龍踉蹌著退后了幾步,馬上展開反攻。

“無敵加農炮。”霸王龍一抖,建明嘴里發出炮彈的聲音:“Boom。” 只見黑猩猩隊長一閃,霸王龍的加農炮打在了被子上。

建明玩得越來越忘我,聲音也越來越大了。突然房間門開了,接著燈也亮了。建明嚇了一跳,急忙放下玩具,關掉手電,拿起語文書,從被窩里爬出來。

“不是叫你去睡了嗎?還在被窩里干嗎?” 爸爸站在門口呵斥道。

“老師明天要抽查背誦,我想多背幾遍。”建明手里拿著本攤開的語文書。

“明天早點起來背,在被窩里用手電筒看書,把眼睛看壞了。先去睡覺!”

“好。”說著建明把語文書放到枕頭下面,側身躺了下來,蓋好被子。

等父親走遠了,建明再次鉆進被窩,打開手電,看著玩具。這借口已經用完了,再玩肯定會讓父母起疑心。于是乎,他躡手躡腳地把玩具放回抽屜里,不舍地躺上床,關掉手電,在黑暗中偷笑了一下。

 

7

第二天,建明來到學校,路過其它班級門口時,幾個小男孩對著他指指點點。“就是他。三班的建明。”

他努力維持著平靜的表面,避開他們的眼神,向班里走去。時間還早,班級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偉爵見到建明,笑著朝他走過來,邊走邊說:“阿明,別在那暗爽。”

“干嗎?”建明憋著笑,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別裝了。”偉爵拍著建明的左肩,挑弄著眉毛。一臉怪相。

“裝什么?”

“你是周杰倫哦?低調的華麗?”說著偉爵模仿著周杰倫的聲音:“誒喲,那兩只公仔不錯哦。”

“別太大聲。”建明笑著制止他。

偉爵跨坐在建明前面的位子上,面對著建明嚷嚷道:“怕什么,有了那兩只,你以后可以橫著走。”

建明心里高興,可臉上卻是皺著眉頭:“別那么高調,我不想讓別人知道。”

偉爵拍了下胸口問道:“誒,是兄弟嗎?”

“當然啊。”

“兄弟有福同享……”

“有難同當。”

“之后要借我玩哦。”

“好啦。”

這時志宏也走了過來,坐在旁邊的桌子上。 

“誒志宏,是不是你告訴他們的?”

“沒有啊,我只告訴偉爵和一班的一個同學而已。”

“靠,要是傳到高年級,等等下課被清怎么辦?”建明顯得有些擔心。

“不會的,要是被清,兄弟會幫你的。”偉爵豪氣地說。

“是啊。沒事的。”志宏補充道。

“老師來了!”不知誰大喊道。

這一聲令下,班級里的孩子們像是列隊集合般迅速,大家各就各位,開始了一天的早自習。

 

體育課后建明和志宏倚著主席臺,小胖和偉爵坐在旁邊的臺階上。偉爵心事重重地問道:“誒,你們這次語文考多少?”

小胖先回答:“我考73。”

“多少名?”偉爵追問。

“33。”

“我才70,排36。”志宏透露。

偉爵沮喪地說:“都比我好,我才考58。”

他們的眼睛齊刷刷看向建明。建明猶豫了一會兒,面帶羞愧地回道:“我考58.5。”

“不是吧,比我多0.5分。”偉爵顯得更沮喪了。

“你們要給爸媽簽名嗎?” 志宏問。

小胖喝了口飲料說:“我比上次好一點,可以簽了。”

“我估計就自己簽了。”偉爵死氣沉沉地回答。

“我也不想給爸媽簽,但是我上次英語自己簽被發現了,老師還打電話給我媽。”建明皺著眉頭,搖搖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們可找郭瑾楊幫你們簽啊,他字寫得很好看,而且還會模仿家長的筆跡。”志宏站起來,攬著他們的肩安慰道。

“是哦?我等等去問問他。”建明好像看到了希望,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

“那我也找他簽好了。”偉爵看著建明挑眉。

“快上課了,我們趕快回去吧。” 小胖看了看他的電子表對大家說。

大伙兒起身慢慢吞吞地往回走。只有小胖走在最前頭,時不時回過頭來催促其他人:“快點。”

“沒事,下一節是自然課。”偉爵輕巧地說。

 

放學后,建明和偉爵來到郭瑾楊的座位前,他們平時并不熟,建明想先套個近乎。他硬著頭皮尷尬地說:“誒,瑾楊,最近怎么樣?有看《猛獸俠》嗎?”

郭瑾楊身材和建明差不多,戴著一副金絲眼鏡。他猜到兩人想干嘛,但是出于禮貌還是正經地回答建明:“有啊,聽說你把門口最大的兩只都買走了,恭喜你啊。”

“謝謝,謝謝。”建明又露出了靦腆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呃,那個……” 建明斜坐在郭瑾楊前面的座位,不知道要怎么開口。偉爵察覺到了,單刀直入, 開門見山: “誒,瑾楊,兄弟想請你幫個忙。我們這次語文都沒考好,想請你幫我們簽個名。”

郭瑾楊想了想,兩只眼睛轉溜著。“既然兄弟有難,我肯定會幫,但是是兄弟的話,有福也應該同享對吧?”

“那當然。”偉爵毫不猶豫地回道。

“這周末,我表弟要來我家,他也挺喜歡《猛獸俠》的,不知道建明兄能不能把兩只猛獸俠借我一個周末,讓我表弟也開開眼。”

偉爵和瑾楊同時望著建明。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他有些措手不及。新玩具,雖然很不舍得,但這總比屁股開花來得強。為了省一頓打,建明一咬牙說:“行,但你得小心點,別弄壞了。”

“沒問題,一定毫發無損還給你。”郭瑾楊笑著保證著,接著他推了推眼鏡問道:“你們有家長的簽字嗎?”

建明和偉爵翻出之前被簽過字的考卷,又翻出新的語文考卷放在桌上。瑾楊仔細端詳著家長的字跡,研究筆的走向,接著他提起筆,在草稿紙上練了練,樣子非常專業。建明和偉爵一聲不響看著瑾楊,生怕打擾到他。準備好了之后,他拿過建明的語文考卷?季砩项^鮮紅色的58.5和旁邊被圈起來的46讓建明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他抓了抓臉,有些擔心。

只見瑾楊一氣呵成,行云流水,在分數旁邊簽上家長的名字后把考卷遞給建明。建明接過考卷,又拿起之前的筆跡一比較,頓時覺得這玩具借得值,兩個簽名一模一樣,老師這下肯定發現不了。就在建明比較簽名時,瑾楊又在偉爵的考卷上簽了名。

建明如釋重負,一臉感激笑著說:“謝了,那我周五再把那兩只帶給你。”

“好,沒問題。” 瑾楊微笑著回答。

 

8

晚飯后建明像往常一樣,坐在臺燈下寫作業。他轉頭看了看房門的方向,然后放下筆,輕輕地打開抽屜,拿出兩只猛獸俠,開心地在桌上擺弄了起來。

突然他聽見門外的腳步聲,于是乎趕緊把猛獸俠塞進抽屜,準備把抽屜關上。然而,這次抽屜居然卡住了!建明心急如焚,后腦勺一陣麻。他試著左右搖晃卡著的抽屜,祈禱著抽屜能好好關上?蛇@抽屜偏偏不爭氣,一點兒也沒有要配合的意思。

才不一會兒,媽媽已經走到了門口了,建明知道大事不妙,一時慌了神,臉刷的一下白了。他喘息著,使盡渾身解數把抽屜往前推。“砰”的一聲巨響,抽屜關上了。

“抽屜里有什么?”媽媽聞聲,知道有貓膩,滿臉懷疑拷問建明。

“沒什么。”建明小聲地回答。

“打開我看看。”媽媽皺著眉頭,命令一般的口吻對建明說。

建明知道沒救了,拖沓地把抽屜打開。他恨不得這抽屜能開一輩子。隨著抽屜慢悠悠地往后挪,兩只猛獸俠漸漸出現。媽媽看到兩個新玩具臉色陰了下來。

“老王,過來一下。”

建明聽了轉過身來,皺著眉頭看著媽媽,一臉痛苦。今天的一頓打是免不了了。

“怎么了?”爸爸聞聲趕來。

媽媽指著抽屜里的玩具,生氣地嚷嚷著:“你看你兒子,寫作業時還偷玩玩具。上次英語已經考到全班倒數第幾,現在還敢偷玩玩具。”

媽媽的話針針見血,建明臉上火辣辣的。他攥起手,又氣又內疚,媽媽的話分明是想讓他被打死。

爸爸果然發怒了,看了看兩個之前沒見過的玩具,隨即把鋒利的眼神轉移到建明身上。

“這兩個玩具哪里來的?”

建明想說謊,但是腦子一片空白,能聽到的只是自己的心跳聲。編不出來,他只好如實匯報,希望能坦白從寬。

“我買的。”

爸爸聽了,臉色更加難看。“哪里來的錢?”

建明支支吾吾地回道:“姥姥……姥姥給的。”

“多少錢,在哪里買的?你一定要我問一句你才答一句是不是?”

“一只50,我大概一星期之前在學校門口買的。”建明漲紅了臉,他只希望這頓打罵能趕快過去……

“死孩子,姥姥給你這么多錢,你就一下子花掉。爸爸破口大罵。“瞞著爸媽買玩具,寫作業的時候還偷玩?次医裉煸趺词帐澳。”罵完后他氣沖沖地沖出房門。

爸爸走后,媽媽接著質問:“你看你,什么時候才能知道羞恥?什么時候才能用功讀書?” 

面對媽媽的質問,建明一聲不出,干坐著悄悄等待他的懲罰,像是受刑前的犯人一樣。

不一會兒爸爸回來了,手里拿著他的“新型武器”。建明見到了,也不知怎么的,不由自主自己站了起來,準備好要受罰。

這要打還不能直接打,總得先說點什么,就像是懲罰之前總得先宣判犯人的罪名。于是爸爸先來一條:“死孩子,50塊一只你也敢買?”

建明一語不發,低著頭。爸爸手中的竹條朝著他的小腿揮去。建明痛得用手護著小腿。

“我跟你講,你有沒有在聽。”

建明趕緊把頭抬起來,皺著眉頭,望著氣得喘著粗氣的父親。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手腳打得像斑馬一樣,一條條的,你明天去學校,大家都知道你昨天被打。”

“不要啦。” 建明央求著哭了出來。

“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偷買東西。”說著爸爸又是一揮。

“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偷玩。” 媽媽在一旁補充道,生怕爸爸遺漏了這點。

爸爸聽到媽媽發話,像是突然意識到她的存在,轉過頭去對著她大罵:“你們就是這樣在寵孩子的。他現在50塊一只的玩具都敢買,還一下子買兩只。以后他要買直升機你們能買給他嗎?”

被這么一說,媽媽可不愿意了,皺著眉頭黑著臉爭辯:“我又沒有給他錢。”

爸爸好似沒聽到,接著嚷嚷著:“他以后想買買不到,就去偷,去搶。你們怎么辦?你們這樣寵他,他早晚會變壞。”

媽媽看爸爸氣頭上,只是皺著眉,什么都沒說。

爸爸接著對著媽媽咆哮:“他要是沒錢買這些東西的話,他要玩什么?他能不專心學習嗎?他成績差就是因為你們拿錢寵著他,讓他去玩。”說完后他停頓了一會兒突然轉頭對著建明問:“你說你要怎么辦?”

建明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無奈地看著父親氣紅的臉,只希望這一切能早點結束。

“你明天就把這兩只拿回去退掉,把錢拿回來,不退掉你就別給我回來。”

“我都已經拆開了,那個老板不會讓我退的。”建明哀求著。

“看來不打你是不會學乖。”爸爸鉚足了勁正反手輪流揮舞著竹條。

兩只猛獸俠靜靜地躺在抽屜里看著建明,聽著時而傳來的“咻咻”聲,伴隨著建明的哀嚎。

 

9

第二天早上建明穿著長褲,走在上學的路上。

“嘿,建明。”小胖從后面趕上來,高興地跟他打招呼

“小胖。”建明一臉抑郁地回道。

“建明,怎么了?”小胖察覺到建明的不對勁關切地問。

被這么一問,建明百感交集。“我偷買的那兩只猛獸俠,被我爸媽發現了。我爸叫我要退掉。”

“?你都已經拆開了要怎么退?”

“我也是這樣跟我爸講的,但他叫我要退掉,不退的話就不讓我回家。”

“那你要怎么辦?”

“我也不知道。”

“太倒霉了。”

“是啊。還被打了。”

小胖停頓了一下,同情地說:“等等下課我們幫你想想辦法吧。”

建明想了想,覺得這事被朋友們知道了多沒面子啊。“算了,別告訴其他同學了。”

小胖意會了建明的難處,知趣地說:“好,我不會說出去的?墒沁@樣的話,你要怎么辦?”

建明嘆了口氣說:“不知道,只能離家出走吧。”

“?這樣啊……我可以問問我媽,看你能不能來住我家。”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的。”建明學著電視劇里的臺詞,假裝堅強。

“呃……那我可以幫你帶點吃的東西。”

“好,謝謝。”

“你今晚準備呆在哪里?”

“估計小花園那邊吧。”

“要不要我拿一條被子下來給你?”

“好啊。但是你別告訴你爸媽。”

“好,放心,我會找個理由的。”

“謝了。”

 

中午時分,建明在家樓下的大門口左右踱步,肚子咕咕咕地叫。他想著父親說過的話,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家門。這時,媽媽走了過來,手里提著幾樣從快餐店買來的菜?匆娊縻对谀抢,她若無其事地說:“傻站著干嘛啊,快進來吧。”說著媽媽走上樓,進了家門后,隨即走進廚房。

建明來到房間,坐在書桌前,低著頭,兩眼盯著抽屜里的兩只猛獸俠發呆。

“建明吃午飯了。”門外傳來了媽媽的聲音。

建明依然盯著兩只猛獸俠,一動不動。

媽媽走到房門口,看建明還坐在桌子前,便走過來對他說:“吃飯了。還愣在這干什么?”

建明沒有說話。

媽媽放軟了口氣,又重復了一次:“快點來吃飯。”

“我不餓。”

“不餓,到點了也得吃。趕快。”

建明沒有回話。

“你看你昨天不乖被罵,結果害我也被罵。你說你以后是不是要多用功一點?”

建明依然沒說什么,只盯著抽屜里的兩只猛獸俠。兩人僵了幾秒鐘,媽媽先打破沉默:“今天早上我跟你爸商量過了,你可以退一件,留一件。”

“我都拆封了,要怎么退?”建明低著頭說道。

媽媽拿出一張50元,遞給建明。“你拿其中的一件放在同學家,然后把這50塊拿給你爸。”

建明面無表情接過錢,放在抽屜里。

“好了,快點來吃飯吧。”

建明頓了一下,把抽屜關上,隨著媽媽一起走出房間。

 

“建明,你確定要放我家嗎?”小胖笑著問道。

“嗯。”建明的語調平靜得如一潭死水。他站在小胖家樓下,手里抓著霸王龍,不舍地擺弄著,好像是最后一次見到霸王龍,要與它離別一樣。

小胖拍著建明的肩膀,安慰他:“沒事的建明,你以后可以經常過來玩。

可以把黑猩猩隊長帶來,我們一起玩。”

“嗯,好……哦,對了,周五記得帶過來借給瑾楊。我答應這周末要借給他。”建明不忘囑咐道,接著他把霸王龍變回恐龍的形態遞給了小胖。

“好的,沒問題。”小胖接過霸王龍,一臉高興的樣子。“你放心,我會好好保存霸王龍的,一定不會弄壞。”

建明看著小胖手中的霸王龍依依不舍地說: “好,替我好好照顧他。我先走了。”說著他對著小胖揮揮手。

“嗯,明天見。”

“明天見。”

離小胖家越走越遠,建明突然轉過頭,看著小胖的背影漸漸消失在居民樓下的黑影中……

 

晚飯后,爸爸手里拿著報紙,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聽到建明走過來的腳步聲,便放下手中的報紙,望著手里拿著50元的建明。

“我今天把其中一只玩具退了。這是退回來的錢。”說著他把50元遞了過去。

還在飯廳里收拾剩菜的媽媽往客廳望去,看了一眼爸爸后又趕緊把視線移開。

爸爸瞥了一眼建明手中的50元,語重心長地說:“爸爸生氣罵你也是為了你好。你現在這么小就花錢如流水,以后長大了怎么辦?”

建明低著頭,什么也沒有說。

爸爸繼續講下去:“從小就要養成好習慣,不亂花錢。買玩具的話也要和爸媽說一聲,不能想買什么就買,想做什么就做。作業做完才能玩玩具,不能玩物喪志,誤了主業。”

建明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爸爸打你罵你都是為你好,你可能現在很怨恨,但你長大之后會明白的。子不教,父之過,你說你犯錯爸爸媽媽怎么能不教育你?”

建明又點了點頭。

“你把這50塊收好,不要再亂花錢了。”

建明不知道這一次的說教已經結束了,還低著頭傻站在那兒。

“快去寫作業吧。”看建明還愣在那里,爸爸補充道。

建明拽著50元回到了書桌前,他打開抽屜, 把50元放在了黑猩猩隊長旁邊,原來放著霸王龍的位置?粗酝觚“換回”的50元,建明鼻子一酸,眼眶濕潤了。淚水滴在了50元上,他趕緊把錢拿起來抹掉了上面的淚水,又把錢塞到了抽屜的更深處。

又一滴淚水滴到了黑猩猩隊長身上,建明想伸手去擦拭它,索性又放棄了。他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干眼角的淚水,看著玩具長舒一口氣。止住了淚水后,建明關上抽屜,不情愿地拿起筆,攤開作業本,繼續完成今天的作業。

責任編輯:梅頭腦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