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外婆的飛機夢 作者/周小凡

發布時間:2019-09-07 13:21|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當外婆起說她這輩子從來沒坐過飛機的時候,大舅正捧著一瓶82年的茅臺,醉醺醺地往二舅杯里倒酒。二舅一邊伸手捂住杯口一邊扭頭看二舅媽的眼色,眼見二舅媽正和小姨聊得火熱,他才放心地讓大舅倒滿杯中酒,然后貪婪地一飲而盡。大舅媽始終插不上另外兩個女人關于孩子教育的話題,只能偶爾冷哼一聲,自言自語地說一句:“我兒子當年我也沒怎么教他,不還是自己考出國了。”

中秋佳節,圓月高懸,一大家子人坐在大舅和別人合資開的酒店里,最大的一間包廂里金碧輝煌。大舅喝得滿面紅光,二舅也有些微醺,趁著媳婦不注意的工夫偷偷瞄一眼服務員旗袍下若隱若現的大腿。這時外婆忽然提高了音調,對著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四個兒女說:“我想坐飛機。”

大舅噗嗤一聲笑了:“媽,你這是開哪門子玩笑呢?你都九十歲了,還有心臟病,萬一飛機上出點問題咋辦?”

“能有啥問題,隔壁樓的小張不就是女兒陪著坐的飛機。”外婆理直氣壯地反駁。

“媽。”小姨笑著說:“隔壁張大爺才六十五歲,您可都九十了。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家坐飛機,就得醫院開健康證明才成。”

大舅媽終于找到了可以接話的茬兒,立刻扯著嗓門說:“就是啊,上次芳芳(我小姨)她那當醫生的男人不也說了嗎,你心臟不太好,少吃油鹽,不要給心臟增加負擔。我說媽,您還是少琢磨那些摸不著邊的事兒,好好地想著怎么長命百歲怎么享福就行了!”

被大舅媽一吼外婆有些怵,畢竟大兒子落魄的時候,是這個媳婦起早摸黑出門擺攤補貼家用,熬過了一大家子最艱難的歲月,后來才能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在這個大家庭里她幾乎是半個家長?赏馄乓琅f有些委屈地說:“哎,我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前能坐一次飛機了。”

一盤油亮鮮紅的鮑魚燒肉被端上桌,外婆的話語淹沒在筷子們演奏的交響樂里。歲月漸長,誰都希望家里的老人長命百歲,老人卻在年歲里活成了一棵樹,只愿它枝繁葉茂不老長青,卻沒人再會去仔細聽聽風拂過樹葉的聲音。

可這一次,誰都低估了外婆的決心。

一個工作日的下午,趁保姆午睡的時候,外婆穿著雙老北京布鞋,帶著她那已經發灰還沾染上油漬的布制錢包,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出了家門。正在遛狗的張大爺迎面見著外婆,高高興興地打招呼道:“喲,去哪兒呀,怎么沒讓保姆陪著?”

外婆撇撇嘴說:“坐飛機。”

張大爺吃驚地等著外婆,差點把手上的遛狗繩給扔地上。外婆走出小區,走到馬路邊招手攔下一輛出租車,顫顫巍巍地鉆進車后排。出租車司機從沒見過這么高齡的老人獨自一人打車,趕緊問:“老人家,您去哪兒?”

外婆說:“人民醫院。”

出租車司機一驚:“一個人去醫院?啥病呀?怎么沒讓孩子們陪您去?”

外婆又撇撇嘴:“他們不讓我去,我自己去。”

司機一路上義憤填膺地譴責著外婆的兒女們多么的不孝順,直到出租車緩緩停在人民醫院門口,司機親自把外婆攙下了車,還大聲地對外婆說:“老人家,您慢點走。”直到路過的人都對他投來贊賞的目光,司機才心滿意足地回到駕駛座。這時候他的手機忽然響起了鳳凰傳奇的鈴聲,他不耐煩地按下接聽鍵。

“啥事兒?什么,咱媽讓我們今晚帶著婷婷去她家吃飯?不是中秋節才去過嗎?不去不去,我今晚約了朋友打牌,你跟她說我要開晚班,婷婷要上補習班。對,就這么說......”

外婆撇撇嘴,一小步一小步地走進醫院大廳。大廳里人流攢動,形形色色的人帶著一張張苦瓜臉走來走去,不一樣的是病,一樣的是被病痛折磨疲憊了的身軀。外婆揉了揉老花眼,從懷里掏出眼鏡戴上,走了幾步伸手抓住一個白衣服姑娘的胳膊說:“護士,我找蔣醫生。”

姑娘驚呼一聲甩開外婆的手,用病歷拍了拍名貴白色外套的袖子,嫌惡地看著外婆說:“誰是護士,長沒長眼呢?”

正好一個護士長就在附近,她走過來瞅了那姑娘一眼,和顏悅色地問外婆:“奶奶,您找哪位?”

外婆看著護士長說:“我找蔣醫生,他是我女婿。”

護士長笑了:“您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嗎,光說姓蔣的醫生,我們這兒有好幾個呢。”

“蔣......蔣......”外婆努力地在記憶里搜索著小姨夫的名字:“好像叫蔣,講不清...”

“講不清?”護士長愣了愣,然后微笑著說:“您是說蔣卜清蔣大夫吧,他在三樓男科。”

“南科?哪邊是南?”

護士長耐心地解釋:“不是南北的南,是男人的男,您坐電梯上了三樓,右轉走幾步就是了。”

十分鐘后,泌尿科外的一幫大老爺們眼睛發直地看著一個九十歲的老太太慢騰騰地走到門前,然后伸手推開門又慢慢地走了進去。小姨夫正在給一個二十多歲的小青年檢查睪丸,小青年忽然見著一個老太太走進來,慘叫一聲用雙手捂住了下體。

小姨夫扭頭忽然看見了外婆,驚得眼珠子都快蹦到地上了:“媽,您怎么過來了?就您一人?保姆呢?”

外婆往前走兩步抓住小姨夫的手,小姨夫背后那小青年被嚇得往后一縮。外婆說:“我要坐飛機,你趕緊給我開個證明。”

小姨夫趕緊讓那小青年先穿好褲子,花了幾分鐘終于弄明白了來龍去脈,原來外婆那天聽小姨說老人坐飛機要健康證明,所以特地來找自己。小姨夫哭笑不得,趕緊給小姨和大舅媽各打了一個電話,兩個女人火急火燎地趕到醫院,開車把外婆接回了家。

小姨對著外婆長吁短嘆:“媽,您以后可不能這么胡來了,萬一摔著滿大街都沒人敢扶您吶。”

大舅媽指桑罵槐地對著保姆破口大罵:“我們家花錢是讓你來睡覺的嗎?九十歲的老人了,眼睛看不清耳朵不靈光腿腳也不方便,怎么能讓她一個人出門呢?以后你給我把老人家看緊了,別讓她再跨出這個小區一步,否則我立刻開除了你!”

外婆看著唯唯諾諾的保姆,有些不高興地對小姨說:“我這輩子就想在死之前坐一次飛機,別的都不想了。”

“呸呸呸!”大舅媽趕緊沖到外婆面前,緊緊抓住外婆的手:“媽,您聽我的話,好好地待在家里,別想著那些不靠譜的事兒。您就想著好好地活到一百歲,好好地享福,別讓家里人操心就得了。”

外婆含糊著嘟囔了幾句,誰也沒聽清她說了些什么。在往后的幾天里,保姆幾乎是寸步不離地跟在外婆身邊,生怕一眨眼的工夫外婆又像上次一樣溜了。大舅媽給家里人挨個打了電話,提醒我們以后少在外婆面前提那些和飛機有關的事情,免得外婆又升起念想,折騰得家里人不得安生。

當老師的二舅媽心比較軟,于是對她說:“要不咱們帶外婆去醫院做個檢查,醫生要是說沒問題,就坐一次飛機了卻媽的心愿唄。”

大舅媽聲音立刻提高了幾個音調:“咱媽年紀都這么大了,萬一出點什么事你負責嗎?”于是二舅媽訕訕作罷,以后家里沒人再提這件事。

可是沒過半個月,外婆又偷偷地溜了。那是在一個周日的中午,一大家子人又相聚慶祝二舅榮升處長。各家人分批前往酒店,小姨夫駕車在小區外接外婆赴宴。外婆等到保姆鎖好門,攙扶著自己坐電梯走到一樓的時候突然說:“小翠啊,我的假牙沒帶。”

保姆也是著急忙慌了,她獨自回屋去找假牙,而外婆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到小區門口,和靠在車上昏昏欲睡的小姨夫擦身而過,自己又打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出租車馬達轟鳴著駛過中心廣場,駛過三環路高架,駛過機場高速,最后停在機場。外婆掏出一張皺巴巴的五十塊人民幣塞進師傅手里,擺擺手說:“不要找了。”然后顫顫巍巍地下了車。

司機哭笑不得:“老人家,表上面打了七十五呢,您這錢不夠啊。”

外婆壓根沒聽見司機在說什么,此刻她的耳朵里回蕩著飛機起飛時的轟鳴聲。似乎是回到了年輕時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外婆像一輛破損的戰車,雖然緩慢但是筆直堅定地前行著,穿越過重重人流,接受了無數目光的洗禮,她終于走到了安檢口。

安檢口前排著長長的隊伍,外婆繞過長龍慢慢走到檢票處,路上有人提醒她說:“老人家,要排隊啊。”

站在隊首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好心地讓出了位置:“來,您排我前面吧。”

檢票的姑娘看著外婆有些懵,不過她還是很快反應過來,對外婆說:“老人家,請出示您的身份證和登機牌。”

外婆說:“我要坐飛機。”

姑娘一愣,接著又說了一遍:“您坐飛機得有身份證和登機牌才可以。”

外婆提高了聲音說:“我要坐飛機!”

安保人員好不容易把外婆勸到了休息室,然后在外婆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張名片,上面有我們家所有人的電話號碼。

家人正著急上火準備報案的時候,小姨接到了機場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于是一大家子開著五輛車排成一長列,浩浩蕩蕩地駛過中心廣場,駛過三環路高架,駛過機場高速,最后一群人沖進了機場,在休息室里找到了被工作人員陪著的外婆。

大舅媽氣得臉色鐵青,走上前想要說什么,但是礙于機場工作人員在旁邊,終究還是沒有開口。小姨眼淚汪汪地走上前拉住外婆的手:“媽,您怎么又一個人跑出來了,萬一出點意外,你可讓我們一大家子怎么辦呀?”

誰也沒想到的是,外婆忽然間嚎啕大哭,外婆邊哭邊說:“我這輩子沒別的愿望,就是想坐一次飛機,你們都不讓我坐。我要是再不坐一次飛機,死了就沒機會坐了。”

一大家子人杵在那里面面相覷,大舅媽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變幻著顏色。小姨六歲的兒子,我的小表弟走上去扯著外婆的衣袖說:“外婆,你怎么哭了。”

后來我媽跟我說,多少年了她從沒見過外婆這樣哭過,就連外公去世的時候,外婆也只是躲在房間里偷偷地抹眼淚。

我媽還說,外公去世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外婆一起坐一次飛機。聽說那是外公和外婆年輕的時候,日本鬼子的轟炸機飛過他們頭頂,外婆躲在防空洞里對外公說:“你說坐飛機到底是啥感覺呀?”

外公說:“等日本鬼子被打跑了,我帶你去坐飛機。”

在外公去世后,外婆就是這一大家子人的精神支柱。因為這個媽還在,所以幾個兄弟姐妹們哪怕再有矛盾,哪怕再貌合神離,也終究是一家子人,所以誰都希望外婆能長長久久地活下去。

誰都希望家里的老人長命百歲,可老人卻在日漸久遠的年歲里活成了一棵樹,每個人都給它悉心澆水施肥,每個人都希望這棵樹枝繁葉茂不老長青,可是當所有人都倚靠在樹蔭下乘涼,卻不會去聽一聽微風拂過樹葉的時候,是否會鳴奏出不一樣的聲音。

后來呢?

兩天后,小姨和小姨夫帶著外婆去醫院做了一個全身檢查,最后得出的結果是:由于外婆有中耳炎和心臟等問題,不適合乘坐飛機。

看著外婆回到家難過的樣子,大舅媽趕緊上去安慰她:“媽,沒關系,醫院不讓你坐飛機,我們帶你坐。”

大舅和大舅媽開著奔馳車帶著外婆來到了上海,三個人一起登上了東方明珠塔的觀光走廊。大舅媽好不容易成功勸說外婆站到了全透明的觀光走廊上。外婆驚奇地打量著著四周的景色,大舅媽對外婆說:“媽,坐飛機就是這感覺。”

大舅媽的兒子,我的大表哥從國外飛回來的時候,偷偷用手機錄了一段視頻,回到家里反復地放給外婆看。外婆捧著手機里的藍天白云愛不釋手,就連吃飯都舍不得放下來。

小姨夫從網上下了一個模擬戰斗機的游戲,高高興興地裝在筆記本里玩給外婆看。外婆看到小姨夫操控著戰斗機在空中和敵人盤旋交戰,她認認真真地問:“你這打的是日本鬼子嗎?”

小表弟把自己最喜歡的一個飛機模型送給外婆,他說要放在外婆家里最顯眼的地方,讓外婆每天都能看到。

外婆說:“唉,我還是想坐一次飛機。”

外婆又說:“唉,沒坐過就沒坐過吧,反正我那走了的老頭子也沒坐過飛機。”

責任編輯:陳允皓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