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不待風吹自落花 作者/黃集偉

發布時間:2018-12-03 11:05|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一周語文  2018(第48 周)2018-11-26~2018-12-2

罪這個字在漢字里算是常見字,但“原罪”就不是了,我們跟它不大熟——它出自圣經“創世紀”里亞當和夏娃的故事,因為這兩位年輕人未能抵抗蛇的誘惑,違背上帝旨意偷食智慧果,致使人類后人千秋萬代背負罪愆和災難。

有關基因編輯,作者巫冬、Decode認為它基本上自帶原罪,“當基因編輯技術的潘多拉魔盒打開,人們的訴求也不會只局限于‘預防病癥’……那時候的每一個人在出生之前,便已失去了與他人公平競爭的最基礎權利。這是對‘眾生平等’這一人類終極理想的最大嘲弄。” 

有關基因編輯這一波爭議旋渦,公眾的廣泛參與怕也只是慣性,有關生命科學,有關“規律成簇間隔短回文重復”(CRISPR),我等不過看看熱鬧,當然,有關“克瑞斯破兒”(CRISPR)的圍觀,把個熱鬧都看冷了的可能性更大。

本周,作者鬼谷藏龍在果殼發表“基因編輯:科技與商業的結晶,成就與爭議的漩渦”一文,詳盡清晰地回敘了基因編輯簡史,文末,作者寫:“對于這個生命科學領域最尖端的科技,人們憧憬著,可能也惶恐著。而技術終究有自己的發展規律,不為堯存,不為桀亡。”……在我看來,這段話里作者提及的“惶恐”是敬畏,是自省,沒有基于敬畏的自省,罪不罪的,誰又在乎? 

 

▍疏松多孔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為典型的特質

語出作者貓毛卯帽本周文章,探討佛系文化與廢宅文化的異同,作者認為后者更真切,它既宅且廢的狀況,既是“表達焦慮、感受焦慮、克服焦慮”,也是當下青年“‘活在現代’的自我確認”“‘疏松多孔’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為典型的特質……對于時代的‘支離破碎’,最好的方式是首先接受這種‘破碎’;對于焦慮的附體,最好的解決方式也是先接受‘焦慮’”——將“支離破碎”換稱為“疏松多孔”很像一種語詞版換裝游戲,它讓破碎變得不那么刺眼了,可說到底,還是破碎。

 

▍抽獎小強

網絡熱詞,指那類熱衷于轉發抽獎信息,雖從未中獎,依舊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在這個抽獎中倒下,就在下一個抽獎中站起來”,“其永不放棄的精神,堪稱是打不死的小強”,其“三不原則”是從不缺席、 從不中獎、 從不放棄……抽獎界有小強,噴子界、點贊界也都有吧?

 

▍跨國拔草

網絡熟詞,“海外消費”的網絡式表達,相關網語有“種草”(產生購買欲)“拔草”(實現購買欲or移除購買欲)“種草人”(安利/推薦人)等……在大都市日常生活中,熟詞“拔草”的原始義項(手動去除田地里的雜草)已屬罕見,它的真空化剛好為新義項的添加騰出位置——您這房子空著也是空著,多出幾戶新房客,剛剛好。

 

▍一場八個月的的婚禮

語出演員陳沖。本周一,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病逝,周二,演員陳沖撰文悼念:“《末代皇帝》的制作像是一場八個月的婚禮,龐大熱鬧而混亂,而我做了八個月的新娘,每天等待著貝托魯奇將蓋頭掀開,又一次愛上我。他愛我們三個-尊龍、鄔君梅和我,這里面沒有性的成分,或者超出性的成分,然而給我的感覺是浪漫的”……在“龐大熱鬧而混亂”的限定下,時間濾鏡的加持方才可信?

 

▍紅茶婊

網絡熟詞,是網絡語文“茶系列”中的一種,最常與之比對的,是熟詞“綠茶婊”——比之“綠”,“紅”行事直接浮夸,“歐美最新爆款風,叼煙講理到處瘋,嘴上說愛情至上,轉眼寶馬隨老翁”……紅綠之別,追究的其實還是外在而非內在,這類標簽定義法本身自帶刻板基因,相對于很裝的綠,紅的不裝也還是一種裝,而當茶系人格細化到既有奶茶婊也有龍井婊,既有普洱婊也有白茶婊時,交叉與重疊已搗毀其初始設定,茶系人格大致已涼。

 

▍18語文第十一季

● AI的道德抉擇:車失控了,二者只能選其一 - 保乘客還是保行人?撞小孩還是撞老人?撞5個人還是撞1個人?撞本地人還是撞外國人?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做出的AI肯定在道德準則上也有所差別的。(絮絮叨叨輝)

● A:“愛過,恨過,笑過,哭過,才算活過。”B:“我只有窮過。”(佚名)

● 當你把生活女神搞得筋疲力竭時,命運女神就快出場了。(王興)

● 當你選定一條路,另一條路的風景便與你無關。(隨便丸丸)

● 得到他人的贊美,可能就意味著你符合了他人制定的規則。(翠柏)

● 對于深沉的中年人來說,“有空出來吃飯”是禮貌的結束對話的標準用語。趕上有人接個“哪天?”,驚喜之余不乏被唐突感。(葉三)

● 發語音之所以不禮貌,除了聽語音不方便,還有一個因素,是因為大多數人沒有能力清晰流暢直奔主題講明白一件事。(周玄毅)

● 非常佩服在朋友圈天天曬自己丑得出奇的小侄子的……真的是我見過最丑的……這么個曬法,試問誰還敢生孩子?這不是和國家鼓勵生育的政策對著干嗎? (馬銳拉)

● 互相看不上,是保持純潔的男女關系的關鍵。(佚名)

● 懷疑上帝造人的時候,母親這個角色是特別用心了。(主要是修電腦)

● 機場過安檢,安檢員小伙子從我隨身包里把指尖陀螺翻出來了,估計沒見過,問我是什么,我說指尖陀螺,干什么用的?我就轉了一下給他看,他接過去也比劃著轉,大概玩了五六秒吧,眼神有了一絲絲童趣的喜悅,然后猛緩過神來,遞給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難得看見安檢員笑,要不是這玩意對我也有點紀念意義我就送他了。(賴寶)

● 基因編輯太好了,以后偶像賺了錢,再花點錢改改演技基因和唱功基因,就可以當實力派了,路人就再也沒法黑了!”一位飯圈朋友接受我社采訪時高興地說道。 (洋蔥故事會)

● 濾鏡遮顏過鬧市,腦洞漏酒泛中流。大眼冷對千夫指,小眼甘為孺子牛。(周玄毅)

● 霾是不是迷了路,把南京當北京了?(二他姐姐)

● 每天查看物流一百遍,順便學習中國地理。(小春花)

● 從某些意義上來說,穩的同義詞,是不是“慫”?(姚滾)

● 人心是不待風吹而自落的花。 (越描越黑轉吉田兼好)

● 人有幾個空間,物理空間,音樂空間,文學空間,互聯網空間,游戲空間,以后的虛擬現實空間。這幾個空間互有交接。(云開華夏)

● 喪的人喝不下雞湯的。你說:太陽每天都會正常升起。他說:照見我的苦逼日新月異。(光消失的地方)

● 世界真丑,越往下掀越丑,奇怪的是,越能夠在丑里生存,反而越有能力看到更多的美和好。(人間廢柴愛麗絲)

● 雙十一編外人員……第一次聽見有人能把窮說得這么清新脫俗。

● 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快遞。(佚名)

● 天下或許有不吃飯的人,但絕對沒有不吃醋的女人。(網友轉古龍)

● 頭可斷,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為愛皮)

● 晚上做夢,夢到自己在上班,這算不算是加班?(打腦殼)

● 蝸角虛名,蠅頭微利,算來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誰弱又誰強。且趁閑身未老,盡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渾教是醉,三萬六千場。思量。能幾許,憂愁風雨,一半相妨。又何須抵死,說短論長。幸對清風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張。江南好,千鐘美酒,一曲滿庭芳。(茨岡女神轉蘇軾)

● 我的口味有多清淡呢?想象一盆燙得要死的洗腳水,你小心翼翼地用腳跟碰一下,然后嗷的一聲縮回來。我吃西蘭花就是這樣蘸醬油的。(周玄毅)

● 我家樓下超市的大包家庭裝方便面今天開始全面打折了,大概是為過完雙11的你們準備的,屬于社會保障的一部分,非常感人。 (地下天鵝絨)

● 我五十了,才發現的人生真相是無論如何,你的生活是有限的。這個限度就是你的精力,所有的快樂都建立在自己有充沛精力的基礎上。說來說去,人玩的是自己。自己的觀察、自己的胃口、自己的活力。(佚名)

● 無聊是非常有必要的,一個人在空白時間里做的事,決定了這個人和其他人根本的不同。(隨便丸丸)

● 先用P民研究基因改造,等技術完善,提高價格,讓一部分人先改造起來,先改帶后改。ò““。

● 心理醫生給我治療一年后對我說:“有時候不是人人都適合活著。”(光消失的地方)

● 洋表我不抬杠,炒勺為啥也得買瑞典的呢?(賈行家)

● 一想到終于有一個可以完全不用過,而且不會受到任何社交壓力的節(雙十一購物節),我就覺得很欣慰。 (周玄毅)

● 在飯否每個人都養貓,在知乎每個人都月薪兩萬,在網易云音樂每個人都會彈鋼琴。(nanotu)

● 在遠離了人類的星光下漫步/我就不上圖了/上了圖他她它也未必看得懂/此刻感覺甚好/你們睡你們的覺/我走我的夜路/在我自己的星空下/別人走的路再正確/你走上去就是邪路(俞心焦)

● 張雨綺要不是長得美,可真是太煩人了。完全屬于大街上跟老公對撓,熱心群眾扭住老公,她又撲上去撕巴熱心群眾那種婦女。(葉三)

● 長久地不看不發朋友圈,是因為你選擇了不被任何人期待,而你也不去期待任何人。(翠柏)

● 自從不要臉之后,整個人都輕松多了。(佚名)

● 自由即枷鎖,選擇即放棄。(越描越黑)

● 做完彩超后的醫生。扔了兩張紙巾給你:“自己擦干凈,穿好衣服,走!”宛如一個渣男。(鋼板櫻桃)

 

▍集體記憶的腐爛式更新速度已經大于了個人喜好定制 

語出詩人鄒波微博短文:“現在的輸入法詞庫真是糙蛋,越來越多的基本詞都沒有,有的是那些網購以及明星名字,基本詞還要一個個字去捻,為了捻其中一個基本字,又要翻遍到最后都不一定有那個基本字,人們用詞已經倒掛到什么程度,集體記憶的腐爛式更新速度已經大于了個人喜好定制,淹沒在大數據云詞庫里,我完全看不出我自己用詞習慣的痕跡,尤其是你媽華為手機的輸入法”……詩人這段吐槽里,“腐爛式更新”極具普適性,正如我們驚異有加的很多創造,其實不過拾人牙慧。

 

▍人際關系過剩

來自作者丁丁本周短文,談及“陽性社交障礙”(積極社交障礙=自我本位),作者給出的癥候描述有:1.自信過頭,積極處事;2.很吵,聲音很大;3.打起電話來沒完沒了;4.態度高壓,聽不進去別人的的話;5.人際關系過剩;6.渾身散發著“關注我”氣場……作者認為,與“陰性社交障礙”(消極社交障礙=他人本位),那類熱絡而趾高氣揚的社交障礙不易察覺,不過,在自媒體時代,“人際關系過剩”也算通?

 

▍認為沒有區別或者其中區別無關緊要的就別關注我了

語出作家葉三周二微博:“為什么要區分‘的地得’?因為我喜歡準確。舉例。‘西瓜甜的不舍得賣/甜得不舍得賣’‘高興的笑/高興地笑/高興得笑’。認為沒有區別,或者其中區別無關緊要的,就別關注我了”……葉三說的“準確”有些人會覺得無足輕重,可在有些人眼里一字千鈞。 

責任編輯:向可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