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我的心好像換了一樣 作者/黃集偉

發布時間:2017-06-05 21:09|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2017(23周)2017-5-29~2017-6-4

本周單字“柯”,“柯潔”的“柯”。上周至本周,此前對棋士柯潔并不熟知的很多人開始對他多有所聞。上周二“中國棋院與谷歌在烏鎮舉辦的‘圍棋峰會’拉開帷幕。”“5月27日上午10點30分,柯潔和AlphaGo的三番棋如期開始了最后一盤。比賽在幾分鐘前剛剛結束,柯潔再度落敗,總比分0:3結束了與AlphaGo的三番棋較量。”

 

李開復:“這個比賽對于中國圍棋行業也是利好……這次比賽更像是一場‘秀’。”“我們已經不再需要更多人機大戰來證明人類在某些領域比不過機器,AI已從概念時代進入應用時代,各行各業迎來應用AI的最佳機遇,我們更應該關注如何應用AI,以及應用AI過程中的新挑戰。”

 

珠元寶:"聶衛平時代:感謝國家,感謝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常昊時代:對手很強,向對手學習一盤,平常心;古力時代:雙方都有機會,努力爭取,我會盡力的;柯潔時代:我覺得自己棒棒噠!"

 

liuxuan:“雖然柯潔最后沒有贏了AlphaGo,但是比賽的郁悶過后,他可能還是那個喜歡下棋、有點驕傲的少年,而AlphaGo,從最初被當做要被打敗的敵人,變成可以開拓圍棋思維的工具。”“中國棋院給AlphaGo頒發圍棋九段證書,聶衛平說它‘至少20段’……AlphaGo也教會了人類,圍棋這項綿延幾千年的游戲也遠沒有‘玩’到終點。一人一‘狗’各自的旅程,才剛剛開始。”

 

漢字“柯”為形聲字,從木,可聲,F漢第五版的解釋說,柯,書面語,指草木的枝莖,如“枝柯”“交柯錯葉”等詞中的“柯”即為詞義,同“柯”亦指“斧柄”,詞組如“斧柯”即是。

想邀請你出來跟我約會

 

來自愛范兒本周文章,介紹宜家新近推出的“時間零售店”服務,作者認為,盡管店家新意迭出將“產品功用”換算為“時間長度”,可它推銷的其實是“親密關系”,商家將產品名稱卡換成“場景描述卡”的努力,令人耳目一新外,也最好地輔佐著“親密關系=時間”的理念:“‘我每天都多出15分鐘,想邀請你出來跟我約會’,請問男友可以拒絕嗎?”

 

生存狂

 

網絡熟詞,縮寫為“EDC”(EVERY DAY CARRY),亦稱“生存主義”或“備戰主義”,據說這一生存觀屬核威脅時代遺存之一,特指那些憂心忡忡乃至杞人憂天人群,“EDC”亦有不同流派,并因國家文化差異而顯現出不同的生存狀態。

 

做一只成功的雞也很不容易

 

來自愛范兒網本周文章,討論京東熱推的“跑步雞”,作者認為,“如果從人的消費角度來看,雞的成功在于它被做成菜肴時是否好吃,肉質夠不夠鮮美。而為了讓雞變得更優秀(好吃),賣的價格更好,養雞人也想方設法給雞過上更好的生活,比如給雞聽音樂、洗澡,讓雞跑步……生活競爭越來越激烈,如今要做一只成功的雞也很不容易。”

 

表情包年輪

 

來自作者賈大方本周文章,文章說,盡管噪點“是表情包的年輪”,可在斗圖界眼里,“表情包一定要有噪點(可)還要!”……這種對于圖片品相的古怪要求似乎可以反證很多基于刻板印象的熱捧或冷眼——不過是個小小表情包,看似并無區別,可在資深人士眼里,連“噪點”也有精確的標準。

 

社交媒體基本統治了年輕人的生活

 

來自作者南七道本周文章,語出作者HayleyPhelan有關社交媒體的觀察。作者發現,盡管社交媒體“從真誠有趣到變得虛偽做作”,但它仍舊“直接影響到”人與人的線下生活關系……“對年輕人來說,社交媒體的可怕之處在于,它基本統治了年輕人的生活。”

 

泛二元次人群

 

來自極客公園本周報道。所謂“泛二元次人群”,是指在“次元的意義已經極為模糊”的現實語境中,“次元人”正漸變為“泛次元人”,這一概念不僅可以幫助次元文化“擺脫‘低齡’‘幼稚’和‘不夠高級’的標簽”,還能“成為包容(更多)年輕人(含混的次元文化)取向的概念殼”。

 

我的心好像換了一樣

 

來自“新世相”微信公號本周推薦,語出藏族小學生宗巴。“去年九月,我們(新世相)與菜鳥網絡一起,給他們設立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快遞點’寄了1000本書,送給珠峰腳下的兩所小學。五年級一班宗巴讀完《愛的教育》這本書,在小半張紙片上寫:“我已經書看完的時候,我的感覺是心里有點感動,我的心好像換了一樣,我已經來到學校的時候,我的心里有點快樂”……“我的心好像換了一樣”這句確與習慣用法不同,它羞怯,顫栗,而正是如是缺損傳遞出內心無可名狀的喜悅,真摯而懇切。

 

社交宅

 

語出GQ實驗室新近專題,專題對看似充滿矛盾的各種“人設”予以闡釋、命名,其中有被熟人親昵地稱之為“小姨”的“娘直男”,有違心熱衷于社交的“社交宅”,有正能量爆滿內心微灰的“紳士女”,也有明處招蜂引蝶暗處只愛自己的“佛界浪子”……編者認為,隨著人性對刻板標簽的不斷掙脫,“人們正在打破傳統的‘人設’,并在近年呈現出彼此‘互相流動’的趨勢。”

 

我們在網上說話的時候是不是要更小聲了呢?

 

來自品玩網本周推薦,最近,在日本舉辦的第31屆全國人工智能大會上,幾位研究者提供的一篇關于AI識別小黃文的論文引起討論,“用AI來識別網絡內容的研究方向實在讓人不寒而栗。如果將來AI真的開始監督網上發布的內容,我們在網上說話的時候是不是要更小聲了呢?”……作者所謂“不寒而栗”并非針對審核小黃文,而是針對這種AI應用的“方向”,它趨向于嚴格、嚴厲、精微,而有時,生活之趣即來自于微妙之微,灰色之灰。

 

小確喪

 

網絡熟詞,出自網刊“新世相”,所謂“小確喪”,是指那些“小小的、不容易解決的問題,(它們)讓人心煩,但并不至于讓人痛苦得要死。沒有人會因為周末即將過完而大哭,但‘周末即將過完’就是一種小但是確定會發生的沮喪……小確喪雖然小,但如影隨形”……據作者說,這個編創于一年多前的概念“已經被廣泛用作‘喪文化’的代稱。”

 

讓屈原跳江的是哪位高人?

 

來自飯友老虎飯文,一句 “讓屈原跳江的是哪位高人啊,一定要謝謝他”……這個搞笑疑問句無需應答,因為它本就是個百無聊賴的假設,它背后掩蔽微不足道的小喜悅:小假期之喜,睡懶覺之悅,或者,恣意宅的無法無天。

 

高級喪

 

語出作者閆紅本周文章,從當下盛行的“喪文化視角回望小說《圍城》中著名虛構人物方鴻漸,作者認為,“方先生”雖與喪文化“有染”,但卻“喪”得個性鮮明:“普通的‘喪’是希望上進而不得,希望做一個優越的人而不得,高級喪則是看著世間的各種欲望發笑,不求升官發財,也不指望自我實現,那些看似誘惑的詞,他們早已呵呵置之……聰明的人容易灰心,而不執著的終極就是高級喪”……精準剔分“喪”的細微差異,跟西餐牛排生熟度近似,這樣看,若以刻板標準打分,方先生的“高級喪”好生啊。

 

和父親一起改造世界

 

語出作者lianzi本周文章,最近,很多朋友“可能被那個溫馨的日本父子的故事刷屏了:孩子太渴望一臺任天堂的Switch掌機,卻知道家里買不起,于是自己拿紙板做了一臺……其實游戲機不是關鍵,對于孩子來說,比禮物更珍貴的,是和父親一起改造世界”……對大多數已習慣于缺位的中國父親而言,“改造世界”這種說法直覺上稍顯宏大,可其實,它可以從做一個玩具開始,從玩一個游戲開始,并不虛妄。

 

乳滑

 

網絡熟詞“辱華”的諧音替代字,在互聯網語文中,伴隨敏感詞詞庫的持續增容,諧音修辭的使用頻次穩步增長,而在敏感詞詞庫中,涉政用詞常常更需諧音,本詞被詩人廖偉棠稱之為“政治香艷化”,精準之至。

責任編輯:向可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