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尋人啟事 作者/大冰

發布時間:2016-07-29 12:25|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看的懂的,都不是命運。說的清的,都不叫愛情。
忘的了的,都不是遺憾。聽的見的,都不是傷心。
躲的開的,都不是緣分。猜的透的,都不叫人生。

海鷗在飛。
現在是2016年2月10號,正月初三。
德雷克海峽風速30節,浪高9米。
船顛簸的像過山車,偶爾有冰山在不遠處飄過,穿越這片沉船無數的海域,前方是南極。
 
整整四天,沒有網絡信號也沒有手機信號,整船的人與文明世界暫停了聯絡。
四天的時間,我攥緊手機坐在后甲板上打字,風浪里寫下這篇正在進行式的故事。
暈船的人們在我身旁哼唧,他們艱難的問:Hi,ICE,你在寫什么?
我說:尋人啟事。
 
尋的是一個故事的結尾,找的是兩個吹泡泡的孩子。
 
1
左手是筷子,右手是碗和蒜。
臘月里的一天,我蹲在門口吃面。
吃面就該大口吃,尤其是西紅柿雞蛋打鹵面,微酸微咸卻又鮮甜,滾燙滾燙的好似初夜……
咔嚓,再啃一口蒜。
 
那個高個子男生走過來,并排蹲到我身邊,冰叔,還記得我不?
長長的一口面掛在嘴上,我甩著面湯點點頭……你好你好,你哪位?
他失望地撇了一下嘴:我在小屋過了三次春節了都,包餃子放鞭炮咱們都是一起……
他搖搖頭,沉重地嘆了口氣:你不記得我了……
 
添堵來了?沒看見我正吃飯呢嗎?面碗扣你臉上信不信!
每年被我撿回小屋一起過除夕的孩子有十幾個,這么多年下來哪兒能記住那么多?有人在我這兒過了六次春節都還叫不上名呢,你委屈個溜溜球啊你。
 
他慌忙解釋:沒委屈沒委屈……只是,如果留的印象這么不深,那有些話怎么好和你提……
 
想提什么?又是來借錢滴?
愁死我了,我向來反對盲目地辭職退學去流浪以及什么狗屁說走就走的旅行,一切不負責任的窮游都是在對自己有限的青春耍流氓懂不懂……
你們這幫熊孩子啊,又是窮游缺盤纏了是吧?有困難自己擺攤兒賣裝備、打工刷盤子掙錢去,我又不是開銀行的,怎么可能天天江湖救急給你們當提款機?
 
男生慌忙擺手,我咋會是來要錢的……我只是想請你拿個主意!
頭立馬大了,趕緊端起碗跑,不跑不行,看來又是來找我探討青春的迷茫、理想的遙遠、生活的困惑的傷感文青……
但我一不是垃圾桶,二不是心理輔導員,三不是午夜情感電臺的知心大姐,我自己個兒還沒活明白呢,有什么資格給你指點迷津?
 
哎,你拽我褲腿子干嗎?撒手!面湯澆你一腦袋信不信!
大個子男生吭哧半天,仰著的額頭上憋出來一層汗。
半晌,他艱難地開口:
叔啊,我今天來的目的,和那個姑娘有關……
 
姑娘海了去了,哪個姑娘?
叔,就是那個神奇的卉姑娘。
 
 
2
好幾年了,卉姑娘每年都會出現,每次都是除夕前的三天。
 
除夕之前,許多人都會專程趕來小屋。
大都風塵仆仆,大都單身一人,大都是孤兒。
這是小屋多年的傳統:除夕不打烊也不做生意,大門敞開,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
 
和情懷無關,也并非悲憫,結個小善緣而已。
小就是不深不淺,善就是天性使然,緣就是聚合離散。
有戈壁就應有綠洲,有滄海就該有礁嶼,前路遠且長,總有些單飛的鳥兒乏了累了,那就來嘛,停下來歇歇腳,攢攢心力。
收留族人本就是小屋存在的意義之一。
來嘛,一起放鞭炮一起包餃子,一起抱團取暖,再各奔東西。
 
大年下的,有家沒家,總要吃頓餃子。
每年除夕一起吃餃子的人很多,可惜我神經大條、記憶力低下、臉盲癥嚴重,大多嗯嗯啊啊記不住姓名,可唯獨對卉姑娘例外。
 
神奇的小卉姑娘是個謎。
張卉王惠劉輝李繪趙慧?不知道。
哪里人?什么星座?擱哪兒上大學?學的啥專業?現在做啥工作?不知道。
問她也不說,她話極少,只是笑瞇瞇地揉揉鼻子,含含糊糊地嘟囔一聲:哦……
頭發垂下來,輕輕遮住眼,睫毛撲閃撲閃,讓人不知不覺就心軟了。
沒人會舍得繼續逼問她。
沒辦法,誰讓人家真會打扮真好看。
 
卉姑娘真好看。
哪種好看?
第一眼哦還行,第二眼哎喲不錯哦,第三眼啊呀我去咋這么好看的那種好看。
眉毛也彎彎,睫毛也彎彎,一頭Biu Biu的小自來卷兒晃呀晃,櫥窗里的洋娃娃一樣,剛出爐的小蛋糕一樣,看起來很好吃的那種好看。
長相如果70分,打扮就又加了30分,小靴子小裙子小絨帽小披肩,洋氣得嘞。
同樣是粉底口紅假睫毛黑眼線,擱在有些人臉上像極了葫蘆娃的女主角,可擱在小卉這兒,卻分寸把握得舒服得當又自然,怎么看怎么養眼。
同樣是化妝,和她一比,別人成了刷墻。
 
越是美好的事物越是有著耐人尋味的地方,卉姑娘也不例外。
她有許多很神秘的地方,比如永遠戴著小手套。
屋外也戴屋里也戴,也不怕焐得慌。
有時是皮的,有時是布的,有時候是毛線絨絨球的,包餃子時也戴著手套,醫院里用的薄薄的膠皮的那種。她24小時細心呵護,裹得嚴嚴實實的,沒人有機會看到她的手到底嬌嫩成什么樣。
 
戴手套的原因怎么問她也不說,只是笑瞇瞇地揉揉鼻子,含含糊糊地嘟囔一聲:哦……
我和她開玩笑:
卉,你是個江洋大盜嗎?手保護得這么好是為了保持敏銳度嗎?好用來擰金庫的密碼鎖是吧,電影里演的那樣?
她靦腆,喜歡捂著嘴笑:叔的腦洞好大。
 
啊哈小卉,那你是個手模是吧,手是不是上過保險啊,是不是還需要天天在牛奶里泡?
她抿著嘴笑:牛奶泡手啊,太浪費了才舍不得呢……
我說:浪費啥,用兩塊錢一袋的那種不就得了。
她搖頭,那也浪費……
語氣不是在矯情,表情也不是假的,那小眉頭皺的,看來是真的在心疼牛奶。
但“浪費”兩個字從她嘴里說出來總讓人感覺怪怪的,從衣著打扮來看,小卉的經濟狀況應該不是一般地好,她這樣漂亮精致的小白領還會吝嗇兩塊錢一袋的牛奶?
這么惜財,我猜她是金牛座。
 
事實證明,卉姑娘其實是大熊座。
她力氣太大了!這是她第二個奇特的地方。
大年三十的年夜飯需要買夠十幾個人吃的菜,忠義市場離小屋遠,石板路窄,車開不過來,只能靠人背。第一次背菜時就把我駭住了,小卉兩臂一掄,力從腰起,嗖的一個漂亮的背簍上肩動作……熊的力量!
一個背簍裝滿,幾十斤重的米面瓜果菜,我背都吃力,她一個嬌嬌小小的丫頭子是怎么做到的?
 
練過摔跤嗎?天生神力嗎?
來不及問她,她走得太快了,同樣沉的背簍,我們四五個大老爺們兒喘得吭哧吭哧,人家姑娘邊走還邊哼著歌,腳下穿的還是高跟靴。
懷里還比我們多抱了一頭大冬瓜!
 
腦補一下,一個你在大都市街頭經常會遇到的那種白領打扮的漂亮小姑娘,穿著精致的小套裝,背著冒尖的大背簍,咯噔兒咯噔兒地蹦跶在青石板路上,抱著冬瓜哼著歌,散步一樣,跳宅舞一樣。
饒了我吧,這幅畫面真的太二次元了。
 
我沖著她的背影叫喚:卉,你慢點兒你注意點兒形象好嗎?你是碼頭扛大包的嗎,你是建筑工地扛水泥的嗎……你他喵的是個女的嗎你!
她嘎地剎住腳步,扭頭笑笑,神情略微緊張略微尷尬。
哎呀,她說,是哈,我今天的力氣怎么忽然這么大……
她抬手擦擦汗:唉,好沉啊……
腦門上一滴汗都沒有,裝什么裝?裝又裝不像,愁死我了你。
 
沒人要求她背菜,她其實只是跟著來當當財務管管錢而已。
其實她一進菜市場就已經把我給嚇著了。
菜攤前一站她就變身,菜販子沒有一個比她精,沒一個能說得過她,她居然掌握我媽那一輩老太太的買菜必殺技——邊翻邊揀,邊揀邊貶,再新鮮的菜也先貶成沒人要的爛菜葉子,充分打擊完菜販子的自信心后,慢悠悠地說,便宜點兒唄……
不僅會殺價,她居然還會看老式木桿秤,還不停地嘮叨說:高高的……
菜販子怒吼:夠高了!她回吼:把你小拇指收回去,別壓著!
 
除了我三姨和我大姑以外,我活這么大就沒見過這么會買菜的人,要不是那身洋氣的小套裝,真以為是倆職業菜販子在搞業務切磋。
難得難得,大超市慣壞了現代人,更何況真刀真槍砍價的說。時下的年輕小姑娘個頂個自稱吃貨,每個人的手機里都能翻出一堆美食照,可真要扔進菜市場,分分鐘掛科,保不齊油菜當菠菜、山藥當蘿卜,更何況看秤的說。
好吧,若買菜有職稱,小卉應該是教授級別。
 
我拽拽卉教授,得了得了,人家也不容易,大年下的,別為了那塊兒八毛的爭急眼了……你省那幾毛錢干嗎?留著買別墅?
她眼神中明顯在心疼那筆巨款,不過倒也聽話,不砍價也不嘮叨了,只是臨走時非要多饒一個土豆,還對菜販子說:買了你這么多菜,你多給我們一個塑料袋子。
 
好神經的姑娘,幾毛錢都不舍得,一個塑料袋子也不放過!
 
 
3
會買菜,會背菜,那會不會做菜?
當然會,不然怎么叫神奇的小卉。
那一年的團圓飯小卉主廚,她客客氣氣地把所有人攆出廚房,讓我們到餐廳里包餃子去,然后把廚房門緊緊一關,誰都不讓進,誰都不讓看。
難得難得,家境這么好的孩子居然還精通廚藝,小卉真不錯,只是她把門關那么嚴干嗎?做飯而已,又不是洗澡沖涼,有什么可保密的?
…………
水龍頭嘩嘩淌,抽油煙機轟轟響,沒過多久,菜香依次飄蕩出來,好聞好聞,有雞有肉有海鮮,一聞就饞了。
我忍不住扔下搟面杖跑去推門,渾蛋,怎么還用拖把把門頂住了?搞什么飛機?
我不吃我就光嘗一嘗行不行……開門!
 
門沒叫開,一堆人堵在門外咽口水,有些沒出息的還趴在門縫上聞菜香。
真的香啊,不是家常菜那種溫馨體貼的香,也不是酒店酒樓里那種濃墨重彩的香,有點兒像學校食堂里那種接地氣的香,可以狼吞虎咽,可以大撕大嚼,可以勺子刮著飯缸噌噌響,可以饅頭蘸著餐盤擦菜湯。
側頭看看兩旁的人,像極了剛踢完球賽的大學新生,個頂個饑腸轆轆餓死鬼的臉,小卉好手藝,做菜懂得因地制宜,小屋除夕的團年飯可不就是食堂開飯嗎……
不行了,越聞越餓,我帶頭砸門,咣咣咣,大師傅,啥時候開飯啊哈……
 
咣當一聲,鍋蓋掉落的聲響,卉姑娘隔著門結結巴巴地回應:快快快快了。
 
兩個小時不到,小卉變了一場魔術,廚房里干干凈凈,餐廳里琳瑯滿目一大桌,全由她一個人搞掂。她一邊調整著手上的膠皮手套,一邊沖眾人笑,好神奇,身上也是干干凈凈的,連個油點子都找不到,她是怎么做到的?
 
眼前的餐桌熱氣騰騰,遠處的鞭炮聲隱隱約約,煙花開滿落地窗,電視里熱熱鬧鬧地唱著歌……有眼眶淺的姑娘當時就忍不住了,眼淚稀里嘩啦掉落:原來這就是家的感覺哦……
我伸手攔住她的筷子:少俠,忍!
不忙吃,餃子還沒包完呢,趕緊把鼻涕擤一擤,繼續給我搟餃子皮兒去!
 
小卉卻說:大家先吃吧,我一個人來包就好了。
逞什么能?十幾張嘴幾百顆牙呢,起碼要包300個餃子,你累了半天了,趕緊躺沙發上歇會兒去。
她不肯歇著,我卡著她的脖子把她推出去,她自己又顛顛兒地跑回來。
我說,我打哭你信不信!她說信,于是怯怯地倚在餐廳門口揪手套,又遠遠地指指那些已經包好的餃子:這種包法,一下鍋就開口笑了。
 
過年講究吉利,她說的笑,是散的意思。
細看看包好的餃子,真想掀桌子,天南海北什么籍貫的人都有,餃子自然也是千奇百怪的,有大有小有花邊,有餛飩形狀的,也有魚丸模樣的,奶奶的,還有心形的,陶藝課嗎!
……
好吧小卉,你行你上吧。
……
小卉包餃子的技術好神奇,右手筷子左手皮兒,餡兒挑進皮兒里的同時,手嗖地一握,我的天,一個餃子包好了……我的天,機器人兒嗎?一個一個接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
 
那頓飯吃得香甜,男男女女打飽嗝。
我端起杯子給小卉敬酒,辛苦了,好吃!……明年你來不來?明年你必須還來!我們等你哈,說好了哈。
水晶杯叮的一聲輕響,杯中緋紅色的醇酒蕩漾,莫名其妙,小卉的眼圈怎么也紅了?她咬了一下嘴唇,小聲問:……我真的可以再來嗎?
什么話!醉了吧,我送她一個大白眼兒:廢話,咱們不都是一家人嗎?
想了想,又補充說:……最起碼每年的這幾天,咱們都是一家人。
她使勁點頭,小雞啄米一樣。
她說:嗯嗯嗯,足夠了足夠了……
 
門外開始點炮仗了,一堆人稀里呼隆地擁出去看熱鬧,小卉也跟著,姹紫嫣紅里我回頭,她獨自站在屋檐陰影處的角落里。
手套摘下來了。
手摁在臉上,臉是濕的,左手擦完了是右手,右手擦完了換左手……
 
大過年的哭什么哭嘛,怪讓人心疼的……
手絹掏出來,腳步卻停下來了。
哭就哭吧,這幫沒有家的孩子。
 
……
小卉留下的小故事還很多。
我腦洞大,根據種種跡象腦補出一個揣測:
神奇的卉姑娘從事的工作,應該是餐飲行業,從采購到廚房,經驗如此豐富,想必是父輩有意培養的,自然是從小耳濡目染得來的,我猜,她或許隸屬于某一個家族連鎖餐飲企業。
豪門恩怨的故事不僅僅會在TVB電視劇里發生,她在她的家族里,或許也是個眾矢之的的角色。尋常人家的孩子不會這么懂打扮,從衣著妝容可以看出,衣食一定是無憂的,但心情也一定是陰霾的。
辭世的父母留下了產業,她剛成年,尚無力全權承接,有人覬覦沒人罩著,謀她的人比幫她的人多……這種故事若按常規的走向,除非她自己加速成長,否則住別墅和住大雜院,不過是一線之間。
 
按這個揣測來解構,倒是容易理解她出類拔萃的自理能力,以及她的懂事和怯怯。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心結和沉默,身世她不愿開口訴說,那就不說吧。
 
每個人是每個人的過客,鳥與礁,綠洲與駱駝。
小屋和年夜飯,礁石而已,一年一度浮出海面生起篝火,只能提供短暫的溫暖和停歇。
 
 
4
高個子男生說:那年除夕,小卉偷偷躲在屋檐角落里哭,我看見了……忽然就關心上她了。
男生說他一關心就關心了整整兩年。
 
喜歡就說喜歡,什么關心不關心,真是個薄臉皮兒的男生。
白搭,死了這條心吧!
孩子你沒戲的,不光是你,你們所有男生都沒戲。
小卉之所以叫神奇的小卉,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沒人知道她的過去,沒人知道她任何身份信息,沒人知道她每次來古城住在哪個客棧,甚至沒人知道她每年會在大年初幾忽然離去。
 
她享受小屋這種族人式的團聚,卻排斥任何一種形式的聯系。
沒有任何一個男生能成功留下她的手機號碼,和她最要好的那幾個女生都沒她的QQ號碼、微博、微信。再怎么套話,她也只是沖人家笑,嘴抿得緊緊的,一個字都不漏,和和氣氣地婉拒。
 
我拍拍那男生的肩,算了吧,拉倒吧,省省吧。
看過畫展沒?參觀者和藝術品之間永遠要保持一點兒安全距離,好看就好好看,莫要伸手摸,同理,關心就默默關心,卉姑娘每年出現時都是同樣的光鮮亮麗,知道她過得挺好就行,何苦操那么多心。
 
男生方(慌)了一會兒,反駁道:這個心我必須操……
他說:只有我知道她的生日是每年的除夕!
 
這么篤定的語氣不像是瞎掰,輪到我方了。
小卉姑娘的生日是除夕?過去幾年她從未提及,×,那她豈不是好幾年沒吹蠟燭沒吃蛋糕沒許生日愿望了?是怕給我們添麻煩嗎?是不好意思被人矚目嗎?這叫怎么個話說的……
 
男生說,你沒發現嗎?每年的除夕,她都會獨自躲到角落里哭一會兒,再自己給自己唱一會兒歌……
他說,她唱的,是鄭智化版的《生日快樂歌》。
 
她有在唱歌嗎?別人都沒發覺,連我都沒發覺,怎么偏偏讓你發覺了?她唱的是什么歌?
男生說:因為除夕這天我我我……因為這首歌我我我……
我什么我?有什么難言之隱嗎?
男生沒有說,男生扭轉話鋒:冰叔,咱們不能再讓小卉過不上生日了,你能不能拿個主意?
 
我說走!買大蛋糕去!
唉,渾蛋!你怎么又把我褲腿子拽住了?什么,不能買蛋糕?為什么不能買?
 
男生嘴笨,組織了半天語言,方大體表明心意:
小卉不肯公布生日,一定有她的原因,生日是一定要給她過的,但一定要過得巧妙才行,無論如何,既要讓她過好今年的生日,又要讓她不會感覺到丁點兒的不自在。
他說他想了許久也沒想出個靠譜的主意,所以今年預支了年假提前一周來尋我,希望我能給小卉一個完美的生日除夕。
他手塞進領口,從內衣口袋里掏出一張農業銀行的儲蓄卡,說:這一萬元錢是我準備的小卉生日經費,這錢您怎么安排都行,我相信您,但無論如何,小卉面前請替我保密。
 
保什么密?為什么要保密?
男生的耳朵瞬間紅了,臉卻沒紅,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害羞害得好稀奇。
 
我捧著面碗,把那個男生看了半天:小伙子,看來你對卉姑娘動的是真心。
既如此,錢他媽給我收回去,不就是出個主意嗎?叔腦袋里除了糨子剩下的全都是主意。
除了幫小卉生日出個主意,另外私人無償奉送你小子一個主意。
 
你聽說過五大人生建議沒?條條都是真諦:
1. 喜歡就買
2. 不行就分
3. 重啟試試
4. 多喝熱水……
還有5. 果斷表白!
 
大個子男生的耳朵由紅變白,他低著頭苦笑了一下,說:叔,你知道我是干嗎的嗎……
他伸手比畫了一個切菜的動作。
他說:我是個廚子,剛出實習期……
 
他苦笑:我一個月的薪水,估計都換不來小卉兩雙手套。
他嘟囔:我這樣的人,怎么能配得上她?
 
 
5
我隱約有印象了。
想起來了,過去幾年,每年的除夕團圓飯前,都有一個高高的身影蹲在門口忙活著凈菜,有時候剝蔥有時候搗蒜,有時候刮魚鱗。
小卉話少,他的話也不多,他的袖子好像總是挽起來的,很多準備工作他默默地就做了。
…………
總有一些人默默地躲在人群中,不聲不響卻又踏踏實實,他們站在焦點的外圍,總是甘當配角。好似一只托盤,又好比一小片不起眼的膠墊,有他們存在的地方,酒是不會灑的,桌子也是穩的。
不冰冷也不炙熱,他們永遠26攝氏度,總是恒溫的。
 
小廚子,要想幫小卉過好這個生日,光我一個人的能力是不夠的,你也幫幫忙吧。
一張圖紙擱面前,會蒸膠東餑餑大饅頭嗎?按這個圖的樣子去蒸吧,能蒸多大蒸多大!
我又扔給他一張歌譜一把吉他,小廚子,還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好好練吧。
他嚇了一跳:我不會啊,從來沒摸過吉他啊……
沒問題的,會唱這首歌就行。
和弦都是最簡單的,一個星期足夠了,對別人我沒信心,對你我信心大大的。你不是個魯菜廚子嗎?魯菜刀工冠天下,切得了蓑衣黃瓜的手難道還撥不了吉他?
 
七天的時光眨眼即逝,和往年一樣,單飛的鳥兒們接踵而至,小卉也來了。米白色的羊毛小大衣,手套是粉紅色的,人比去年消瘦了不少,卻越發顯得眉清目秀了。
我說:卉啊,沒事別瞎減肥哈,排骨永遠不如五花肉實惠,網紅錐子臉什么的最沒勁了。
她捂著嘴咯咯笑,又輕車熟路地翻出背簍:叔,我買菜去了。
我說去吧去吧,多帶幾個人去掃蕩菜市場,把門口那個大個子也帶上……記住哈,大年下的,別往死里殺價!
 
年夜飯依舊是小卉主廚,吃飯的人卻并非同一撥。
鐵打的小屋流水的過客,有些人來了又來,有些人來過后再沒來過。
不是不長情,賀年短信還是發的,不過是告別了單身組建了家庭,各自找到了棲息地,不再需要礁石了而已。
卉,和你同一年同一茬的那幾個女生都已經把自己嫁出去了,沒嫁出去的今年也是帶著男朋友一起來的,你現在是啥情況?還是單身一個人嗎?
 
小卉姑娘不搭話,隔著廚房的門板,她假裝沒聽見。
我撓撓門:姑娘,我和你說哈,做人如果沒追求,和咸魚有啥兩樣?明年如果還是找不到男朋友,以后你就別來了……
門吱呀一聲開了,小卉一只手把著門邊兒,半個腦袋探出來,滿臉抑制不住的慌張,她撇著嘴問:真的?
卷卷的頭發微微顫,這副委屈緊張的小模樣,像極了一只即將被遺棄的波斯貓。
干嗎?這是要哭嗎?我一掌推在她腦門上,把她給推了回去。
假的!趕緊做你的飯去吧。
 
想了想,又隔著門叫:你那爪子是金子打的嗎?做飯還戴手套,你不怕焐出腳氣來嗎?
菜板響,她躲在里面又在假裝聽不見。
我溜達回包餃子的人群中間,沖小廚子使個眼色,可以行動了,開始包餃子吧。
 
小卉的生日計劃是只雙響炮二踢腳,引信被包進了餃子里。
年夜飯開動前,我端起酒杯站起身發言:
看到大家身心健康地又活了一年,我很欣慰……
眾人笑,集體說:呸!
我正色道:今天在座的,有新人有老人,大都是沒有家的人,此時此刻卻又仿如一家人,we are family(我們是一家人)……為了歡迎新的族人家人,從今年起,我們定一個新規矩,每年選一個人當吉祥物,跨年鐘聲敲響之前,所有人都要作死地愛他,作死地寵他,送給他一噸驚喜。
生命本沒意義,有了愛才有意義,如果愛意有分量,咱們給他1000公斤。
 
戳起一個餃子,我說:誰吃到,誰就是吉祥物!餃子里藏了一個硬幣,每個人都只許吃自己面前那份餃子……
話音未落,桌上的餃子少了三分之一。
一半夾在筷子上,一夾就是兩個三個,一半塞進或大或小的嘴里,見過猴子的頰囊沒?一模一樣……身為莊家,自然講究風度,我耐心地給予他們鼓勵:慢慢吃別噎死……不許上手抓!
 
有人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問小卉,卉姑娘,你怎么吃著吃著不吃了?你不吃我可吃了哈。面前的盤子被拖走,瞬間一掃而空,小卉向來好脾氣,任由擄掠完全不生氣。
她胳膊擎在半空,筷子頭含在嘴里,眼神發直,怔怔地蠕動著嘴唇……
半晌,唇一啟,一枚硬幣滴溜溜落地。
 
 
6
小卉那天脖子上掛滿了護身符,全是大家送的,十字架疊著玉觀音,還有包銀狼牙。大家寵死她了,搶著愛她,筷子分分鐘被奪走,每一口菜都有人喂,還有人負責在一旁幫忙擦嘴,吃一口擦一下。
我說行了,擦紅了都,快擦禿嚕皮了都。
還有人掐住她的肩膀幫她做馬殺雞,唉,還讓不讓人家孩子吃東西了?
還有人端來一鍋熱水非要幫她做足療……
 
我把那人打得滿屋子跑,你家吃飯時洗腳?你家洗腳用鍋?打死你!
 
有人嘴笨,品性也憨純,不懂如何獻殷勤,只會左一句右一句夸人:小卉你特別好……小卉你不是一般的好,真的,非常好……
翻來覆去就這么幾句,語氣誠懇得讓人渾身起疙瘩,頭皮麻酥酥。
 
小卉早傻了,任人擺布,話也不會說了,只會啊啊啊。
最后一聲“啊”凝固在嗓子眼兒里——巨大的一座籠屜在她面前掀開,豬頭那么肥碩的一尊饅頭出現在眼前。
饅頭當然不是豬頭造型的,是蛋糕形的,三層。
 
我亮出菜刀……遞過去。
卉,來,你是吉祥物你來剪彩,過年討個好彩頭,切開切開。
且慢,把燈先關了,所有人把身上的一次性打火機掏出來,一起點燃再一起吹滅,一起給小卉許個愿。
小卉小卉,你愣著干嗎?趕緊也給自己許個生……盛大的新年心愿。
 
小卉雙手合十貼在額頭,一閉眼,撲簌兩顆淚滴下來。
眾人的愿望許了好久,一次性火機都快燙化了才重新睜開眼,火苗吹滅,歡呼聲響起,此時當有音樂。
我抬手雙擊掌,小廚子抱著吉他蹦出來,他緊張得臉都紫了,手一哆嗦,第一個和弦就摁錯了。
錯了就按錯的彈,小廚子像抱機關槍一樣抱著吉他,扣扳機一樣摳著琴弦,他抖著嗓子唱:
 
……
這個新年讓我想起,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頭
我以為他要祈求什么,他卻總是搖搖頭
他說今天好像過年了,卻沒人祝他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祝你新年快樂,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別在意新年怎么過
……
 
原曲是鄭智化版本的《生日快樂歌》,我改了詞,把生日快樂改成了新年快樂。
小廚子說得對,小卉隱瞞自己的生日一定別有隱情,就不要讓她不自在了。
 
不自在的是小廚子,他太緊張了,最后的副歌到底還是顛顛倒倒唱成了原版,他唱:……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別在意新年怎么過。
 
聲音越唱越大,他看的是小卉姑娘的方向,唱得無比難聽,卻無比動情。有那么一剎那,我幾乎確定他是故意這么唱的。
好了,知道你是情不自禁,但眾人若是疑惑起來,又該如何幫小卉圓場呢?
 
沒人疑惑。
一曲唱完,整個屋子靜了,門外鞭炮聲此起彼伏,屋子里的人紛紛抹起了眼淚,終于有繃不住的姑娘哭出聲來,哭的人越來越多,有人邊哭邊哼著歌,低聲的吟唱漸漸變成了大合唱,他們唱:……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別在意新年怎么過。
合唱終于變成了齊聲喊: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別在意新年怎么過!
 
無家可歸的孩子們齊聲喊:要過就好好過!神奇的小卉!把大饅頭切開分了吧!
 
小卉是愣著的,眾人一起哭一起唱一起喊的時候,她都是愣著的,溪水一般的兩道淚痕干在臉上,她隔著半個屋子,愣愣地看著小廚子。
從小廚子一開始張嘴唱那首歌,她就已經愣了。
 
小卉呆呆地捉起菜刀,剁開饅頭前,她向著小廚子的方向最后看了一眼。
雙唇輕啟,她好像說了一聲:謝謝……
 
 
7
我和小廚子蹲在小屋門口,我遞給他一支煙。
他說他不會抽煙,我說:你這輩子不缺人教你學好,總要有人教你學點兒壞。
 
他第一口就嗆著了,不停地咳嗽,像反復上線的QQ一樣。
我拍他的背,我說:……你倆那天對視了起碼有五分鐘。他慌忙解釋:當時之所以失態,是因為除夕那天我我我我……
他又被那個難言之隱卡住了,唉,結結巴巴的,愁死人了。
 
我說:我什么我!小兄弟你知道嗎,如果一個女的肯和你對視15秒以上,就意味著她對你也有好感。
 
他差點兒沒嗆死過去,一邊瘋狂咳嗽,一邊不停地搖頭。
好半天,咳嗽終于止住了,頭垂在膝蓋中間,他悶聲悶氣地說:叔你別操心了,不可能的……我不過是個窮小子,別人會笑話的。
 
把頭給我抬起來!
是的沒錯,這個世界上看你笑話的人永遠比在乎你的人多,世人皆是活在旁人嘴皮子底下的。
但你聽說過三大神回復沒?句句都是真諦:
1. 關你屁事!
2. 關我屁事!
3. 你懂個屁!
 
他囁嚅地說:可是,我只是個廚子哦,以后也不會有多大出息的。
屁!如果法律規定只讓有出息的人談戀愛,中國早他媽不用計劃生育了!
 
小廚子,其實我明白你的意思。
這是個階級固化的時代,底層年輕人難以找到上行通道,大部分耗盡整個青春,追求的不過是生存,小部分解決了基本的溫飽體面,卻也不得不被“安全感”三個字套上韁繩,勞碌奔波。
機會是有的,卻是少的,忽悠是有的,卻大多不過望梅止渴……
 
但是孩子你聽我說:資源和資源配置權的匱乏并不意味著一個人的情感追求也必須匱乏,換言之,你有沒有出息和你配不配擁有愛情,蛋關系沒有。
 
再者說,起點并不決定終點,出身并不決定金身,一輩子這么長,再平庸的人也會遭遇不平凡的人生際遇,你怎么知道你就一定沒出息?
再者說,小卉這么沒毛病的女孩子,你覺得她選擇對象會那么世故俗氣嗎?或許你所顧慮的人家完全不在乎呢?
再者說,既然有“霸道總裁愛上我”,為什么不能有“神秘白富美接受我”?夢都不敢做,命還活什么活?
 
小廚子琢磨了半天,頭抬起一點兒來,瞟了我一眼。
他說:叔,你說小卉姑娘對我也有好感……可她為啥后來沒再搭理過我,看也不看我,一句話也沒和我說。
 
就沖著這一句話,我就知你還是個處男,零經驗,傻得像塊木頭一樣。
有哪個女神會主動?女神有那么好追嗎?尤其是像你這種情況的屌絲逆襲。不看你就對了,如果坦坦蕩蕩地看你,反而證明你沒戲懂不懂?她眼里不看心里在看懂不懂?這種情況下你不主動,還指望人家小姑娘主動嗎?
聽好了!
任何情況下都別指望女生對你主動,高級靈長類動物的生物本能決定了雌性生物的矜持本性,漫長的史前歲月里,雌性動物選擇配偶時,矜持是淘汰弱者慫貨的不二法寶,只有那些強悍自信、敢打能殺會覓食,同時擅長啪啪啪的雄性,才能獲得最優先的生殖交配權。從生物學角度來講,生命的意義不過是傳遞基因信息……
 
小廚子打斷我的話頭,臉都白了:我沒想交配……
我鼻子都氣歪了:我他媽說的也不是交配……
處男真可恨!蠢死你吧純死你吧……我又不是沒當過處男,你再說一遍你沒想過交配試試,蒙誰啊你?你敢說你一丁點兒都沒想過嗎?你說啊你說啊你……
 
他哀求:叔你閉上嘴行嗎?能不能別老說什么……配?
我說好,不說配,說追。
先把你和小卉兩個人配不配這個問題丟一邊兒,咱們探討一下你該怎么去追,以及你該如何積極有效地去經營你的愛情。
…………
算了,別探討了,自己悟去吧。
可以經營的愛情,也就已經不能叫作愛情了。
可以說得清的,都不叫愛。
 
煙掐了,別抽了。
 
 
8
那個春節過得飛快,眨眼間人群散去,鳥兒們紛紛振翅,繼續他們各自的遠航。
 
臨別前沒有擁抱也沒有送行。
走了就走了咱都別矯情,有緣就明年再聚,緣盡就相忘于江湖。只要小屋不死,你就永遠有地方過年。如果找到了另一半,記得除夕那天一起帶回來,如果修成了正果,終于擁有了棲息地,那這塊礁石也就不必再重返。
各位保重,各自珍重。
 
小卉走得很晚,很罕見,她這次幾乎拖到了公共假期的最后一天。
端倪很明顯,那么多天,小廚子在她左近晃來晃去,她看也不看一眼。
小廚子離她越近耳朵越紅,她卻面色如常沒什么反應,細心的我卻發現,每當小廚子靠近,她的呼吸就會變得很輕,越近越輕,有時幾乎暫停。
眼睛卻絕對瞟都不瞟一下的。
 
身為一個過來人,我深知拔苗助長有多害人,這么微妙的因緣種子,外人就別摻和了,是枯是榮,讓它自己生自己長吧。
 
話雖這么說,終究還是沒忍住。
神奇的小卉辭行前,我忍不住點了她一句:除夕那天的大饅頭,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她的呼吸一下子變得很輕很輕,良久,點點頭。
我笑:怎么樣,對他有好感嗎?
小卉的呼吸輕得幾乎暫停,不點頭也不搖頭,良久良久。
 
出租車的喇叭嘀嘀地催,天色不早了,該上路了。
我拍拍小卉的腦袋,說:不如你把聯系方式留下,我替你轉交給他,你們可以先互相了解一下,切磋一下廚藝什么的,從朋友做起嘛……
她一秒鐘都沒猶豫,撥浪鼓一樣地搖頭。哎呀我去,怎么眼眶又紅了?女人啊真是搞不懂。
 
小卉走之前只問了一句:明年除夕我可以再來嗎?
我反問她:聯系方式可以留給他嗎?
 
兩只手套緊緊地攥在一起,她把嘴唇快咬出血來了,年紀輕輕,哪兒來那么多糾結顧慮?到底在為難什么?好了好了好了,不許哭,你可是神奇的小卉姑娘呀,別為難了,快走吧。
我把她的肩膀扳向車門的方向,背后輕輕推了一下:
保重,再見。
 
……
小廚子背著碩大的行囊,呆呆地走過來。
他蹲下,坐到我身旁:叔,接下來我該怎么辦?
日光正好,春天里的五一街彌漫著三角梅的芳香,我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
……
他把手伸過來:給我一支煙。
我摸兜,掏煙,把煙遞給他,替他點上,再反手一巴掌把煙打掉!
 
神奇又怎樣,神秘又怎樣,白富美又怎樣?
世間哪兒來那么多重逢?擦肩而過往往就是永遠錯過。
還等什么?追啊,追不上也要追,真要有心的話,天涯海角也能找到她。 
 
指著車開走的方向,我沖小廚子喊:跑!
 
 
9
我并未料到這個故事的走向,會忽然急轉彎。
就像我完全沒有意料到,從小廚子那天狂奔到他再度忽然出現,只隔了短短幾個月。
 
夏初的時候,他一屁股坐到我身邊。
沒等我驚訝地叫出來,他摸出一盒煙,幫我點上一根,自己點上一根。
居然沒被嗆著?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抽煙的姿勢怎么忽然變得這么老練?
沒等我抬手打落那一明一暗的一點紅,他先開口了。
小廚子說:我找到小卉了。
他說:答應我,聽完了小卉的故事之后不要討厭她。
 
他說:我終于找到小卉的那天,她正從一輛三輪車上往下卸貨,整整一車的面粉,她一個人卸下來的……
 
……
小卉是化名。
沒有什么白富美,也不存在什么家族企業。
小卉從事的確實是餐飲行業——她在學校食堂里賣飯,也做飯。
 
小卉生活在北方的一座老城。
食堂的工資微薄,好在她不需要租房,住的是宿舍。
她攢工資,足足攢上一年,攢夠一筆盤纏、幾身衣裳,供她去一趟遠方。
不是旅行,只是去過幾天有家的日子。
她是孤兒,沒有過生日,沒有過家,獨自一人長大。
 
這個年紀的女孩總是對生活充滿了期待和想象,越是漂亮的女孩,越有無限的可能性在面前綻開。小卉例外,她每年最大的期待,不過是一個除夕。一整年的準備和等待,只為換來除夕的那一場團聚。
溫暖的,奇幻的,童話一樣的。
 
每年攢下的錢就那么點兒,必須精打細算著花。
衣服是一件一件攢的,鞋子也是,都是反季打折時網購的。
要攢,也要藏,有些東西必須藏好,不然她攢夠了衣裳,也攢不夠踏上這段旅程的心力。手套是必須戴的,為了掩蓋切菜留下的刀痕、熱油燙出的疤,以及掌心那層怎么也搓洗不掉的繭子。
一雙一雙地攢手套,一樣一樣地攢口紅眉筆,她躲在幽暗的宿舍里,比著雜志學化妝,上百次的摸索,描摹出夢想中的自己。
 
哪個女孩沒做過公主夢?但從小到大,從沒人給她買過洋娃娃。
她每年出發之前去一次美容工作室,狠狠心花掉幾百元錢,燙一次洋氣的小波浪卷頭發,洋娃娃一樣,換了一個人一樣。
……
自信像一串珠鏈,零零星星拼湊,一粒一粒地串起。
她絞盡腦汁把卑微的自己掩藏,再怯怯地,把夢想中的自己展示給那個臨時家庭。
 
大家都愛她,夸她神奇,一切美好得像場夢,她也深愛著夢中的自己。
心里面其實是明白的:她每年只有這一次機會被所有人喜歡,每次只有一個多星期。
 
是美夢總會擔心醒,就像童話里寫的那樣,當午夜12點的鐘聲響起,馬車變回南瓜,白色晚禮服變成灰衣麻布裙,所有的魔法都會消失。
只有悉心隱藏,才有機會企盼下一年的夢境,短暫的歡愉后,她必須悄無聲息地離去,不能留下任何聯系方式。
 
小卉是化名。
卉姑娘,本就是灰姑娘的諧音。
 
 
10
無語了很久,直到煙灰刺啦燙了手。
一直以為她是個白富美,原來全都是騙人的。
卉姑娘算是在撒謊嗎?細想想,關于身世和經濟狀況,她只字未提,給人留下的只是一個誤會的印象而已。
真是個孩子,何必這么做呢?
 
我說:這個傻姑娘……為什么不用真面目示人呢?難道在小屋里還會有人笑話她不成?
小廚子說:叔,你開始有點兒討厭她了嗎?你會覺得她虛榮嗎?
我噎住了,不知怎么回答他。
 
……
小廚子在小卉所在的城市停下,他找了一份臨時工作,小飯館里當面案廚師,一待就是幾個月。
飯館離學校不算遠,小廚子每天都會去那個食堂,偷偷地看她一會兒。
看她扛米背面,看她站在窗口賣飯,窗口外都是她的同齡人,薄薄幾條不銹鋼欄桿,里外兩重天。
小廚子看著她被同事譏諷,他們陰陽怪氣地說:看這頭發燙的,咱們食堂還出了個平面模特呢……模特,今天沒去取快遞嗎?最近沒買名牌大衣嗎?
又擠眉弄眼地說:其實那些衣服都是別人送的吧?唉,那么有錢,怎么還舍得讓你在這里吃油煙?
小卉姑娘不言不語,看來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奚落。她唯一的應對方式是不停干活,仿佛忙碌起來以后,所有的雜音就全都聽不見。
……
小廚子說,干活時的小卉素面朝天,并沒有除夕時好看,說實話,丟到人群中絕對不起眼的那種普通……唯一扎眼的是她那一雙手,通紅的,皺皺巴巴的,隔著很遠都看得見。
 
他看著她一個人卸貨,又一個人蹬著車子去進貨,一個人做賊一樣地取快遞,一個人收工回宿舍,肥大的工作服在身上晃蕩,快遞包裹抱在懷里,她走路時是低著頭的。
他說他越看越心疼,每天都要拼命抑制住想要上前喊她的沖動。
喊了又能怎樣?他并不知道該對她說些什么。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促狹的力量,總在暗暗把人的命運操控:想要的得不到,喜歡的都失去,得到的都不過如此,而越是小心翼翼捧著的,越要幫你打翻在地……
小廚子沒去打擾卉姑娘的生活,但事情終究還是打翻了一地。
 
小廚子打工的小飯館賣北方面食,那天他把籠屜端到門口的柜臺,蓋子剛一掀開,就有路人被吸引了過來,那人問:老板,饅頭怎么賣?
隔著升騰的白霧,他看到小卉扶著三輪車站在面前。
小卉的臉色一開始是平靜的,隨著霧氣的散盡,驟然變得煞白。
 
短短的幾秒鐘后,小卉轉過身去,扶著車子走開。
他沖出店門去追她,籠屜猛地被撞翻,雪白的饅頭滾落一地,瞬間沾滿泥沙塵垢。
他想喊她,腦子里卻一片空白,什么都喊不出來。
 
小卉沒回頭,腳步也沒停,一聲聲喇叭響起,她卻什么也聽不見。
她推著車子,徑直走在晚春的街頭。
車流里逆行,漸行漸遠。
 
……
故事悄悄地結束了,仿佛從未發生過。
 
 
11
神奇的卉姑娘,我知道你一定會讀到這篇文章。
其實沒人有資格譴責你什么,也沒人有權利阻止你去制造那些美好的假象。
你的謊言,其實往往就是你的夢想。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一樣。
 
我只是很想問問你:如果故事可以重寫,你會給它安上怎樣的一個結局?
 
假設把小飯館前的四目相對,換到下一個除夕,你是否還會轉身就走?
假設那天身份沒有被識破,下一個除夕時,你是否會和小廚子在一起?
假設一切都能晚一點兒再發生,事情是否會有所改變?
假設那天逆行的車流中,他能大膽一點兒追上你,你是否會允許這個笨拙的孩子,笨拙地愛你?
 
OK,所有的假設都是狗屁,都無法更改業已成型的現實。
所以我們說人生如夢,醒了就回不去。
 
卉姑娘。
我曾一度認為你和小廚子之間是一個奇幻的開始,管他是富是窮,總會打破固有的人物設定。但我忘了所有童話的結局都不曾在現實世界里完美復制,非虛構的愛情終究逃不開命運規律。
奇跡沒有發生,小廚子并沒有變身成小王子。
灰姑娘推著三輪車,并沒有坐在南瓜馬車里。
曾經在除夕夜里四目相對的孩子,終究擦肩而過,相顧無語。
…………
 
好了,該回顧的已回顧完畢,無須贅述,再矯情是放狗屁。
我寫下這個故事的目的,只是在履行對一個人的承諾。同時,我希望你能知曉他真實的心意,以及他最初關注你的真實原因。
 
卉姑娘。
那天講完了你的身世和你的背影后,小廚子說出了他來找我的目的,他說:
小卉每年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成為她夢想中的自己,不要著急揭穿她,無論如何,幫她把夢繼續做下去吧。
 
我問:這個“她”是哪一個,是戴上手套的那個還是摘下手套的那個?小廚子,你心里裝著的灰姑娘是哪一個?
他回答說,在他心里小卉只有一個。
他說:……除夕夜里,躲在屋檐角落里,邊哭邊給自己小聲唱生日歌的那個。 
 
明白了,我該怎么做?
他說:叔,你可不可以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可不可以每年除夕都幫小卉過一次生日?
 
 
12
2014年除夕。
遵循小廚子的囑托,我準備好了三種不同的生日方案。
可是小卉,你并沒有出現。
 
2015年除夕。
小卉,你還是沒有出現。
 
又是一年除夕盡,現在是2016年2月10日,正月初三。
德雷克海峽風速30節,浪高9米,穿越這片沉船無數的海域,前方就是南極了。
整整四天遠離人間,我無法獲悉小屋今年的除夕夜,都有哪些單飛的鳥兒停歇。
 
姑娘你今年來了嗎?
一個人來的嗎,還是兩個人來的?
戴著手套來的,還是摘了手套來的?
餃子里的硬幣每年都包,今年的硬幣你吃到了嗎?合唱每年都有,有沒有和大家一起合唱那首《新年快樂歌》?
其實是《生日快樂歌》,你懂的。
 
好吧,或許今年的除夕你依舊沒有出現。
那你明年會來嗎?
 
船在顛簸,起起伏伏的冰山在不遠處漂過。
此刻我坐在船尾甲板處,在風浪里寫下上述文字,快結尾了,這個不知該如何畫上句號的故事。
 
除夕夜里的團圓飯,你缺席了兩年。
小廚子也缺席了兩年。
灰姑娘或許還會再度出現,而小廚子或許永遠不會再來。
 
三年前,小廚子說:都怪我太笨,我搞砸了……不要揭穿她,幫她把夢繼續做下去吧。
他說:叔,你可不可以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可不可以每年除夕都幫小卉過一次生日?
 
他說他下一個除夕可以不來,如果需要,他可以永遠都不再出現。
他說他不想因為自己的出現,讓你再度難堪地逃開。
他也是個無家可歸的孩子,他一直是個笨拙的孩子,笨拙地護持著你的夢,希望你把夢做完。
 
我問他:不遺憾嗎?自始至終你們只有過兩次對視,連一句完整的對白都沒說過。
他說:你忘了嗎?我還給她唱過一首《生日快樂歌》。
 
我攔住他問:小廚子你想過沒有,你對小卉的感情,到底是心疼還是愛?
他反問我:有區別嗎?叔你不是說過嗎,能說得清楚的,都不叫愛。
他說,這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從發現小卉生日那一刻就開始了……
 
小廚子走了。
我再沒見過他。
也不知道孤身一人的他,后來去哪里過的除夕,有沒有吃上餃子。
 
 
13
看得懂的,都不是命運。說得清的,都不叫愛情。
忘得了的,都不是遺憾。聽得見的,都不是傷心。
躲得開的,都不是緣分。猜得透的,都不叫人生。
 
這篇文章是一個尋人啟事。
尋的是一個故事的結尾,找的是兩個離家太久的孩子。
 
卉姑娘,故事該怎樣畫上句號,自己決定吧。
 
若你愿意繼續當你的灰姑娘,有一間小屋永遠樂意當你的南瓜馬車。
如果你希望這個故事悄悄地結束,仿佛從未發生過。
那么好吧,保重,祝你生日快樂。
 
另外,有個片段想和你分享。
就當作贈你的生日禮物吧。
 
那年除夕夜里,煙花開滿天際。
你躲進人群背后的屋檐角落,邊哭邊給自己小聲唱歌。
不遠處,有個男生默默看著你,只有他清楚你在唱什么。
只有他一個人發覺了你悄聲唱著的,是《生日快樂歌》。
……
那天也是他的生日。
他低聲哼著的,是同一首歌。


(本文選自大冰正在預售的新書《好嗎好的》。)

(責任編輯:向可 [email protected]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