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鏡中人 作者/馬廣

發布時間:2015-08-23 17:40|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氣象臺發布了臺風預警,外面風很大,會議室里卻又悶又熱。
總監滔滔不絕地講述下半年的工作愿景?鲁勺谒龑γ,臉上掛著微笑,一副認真聽課的小學生模樣,目光卻滑過她寬厚的肩膀落在玻璃窗上。
五秒鐘之后,玻璃窗上總監的身影活了過來,她臉上的妝容變得濃艷,身上的藍色T恤變成了雪白婚紗。她抖了抖肩膀,緩緩轉過身來,低了低頭,收了收雙下巴。她笑著問了一句,柯成聽不見聲音,但他知道,她是在問她看著胖不胖。
 
十歲那年,柯成發現了自己的這個特殊能力,從別人映在鏡子或玻璃的影像里看到他們的未來。
 
當時也是夏天,放暑假,媽媽帶他去醫院看望生病的老舅。所有的長輩中,他最喜歡老舅。老舅生著娃娃臉,總是笑瞇瞇的,無論他要什么都會買給他。等到了病房,見到老舅,他嚇壞了。老舅完全變了模樣,兩腮深陷,大眼睛瞪得溜圓,看不出是痛苦或是憤怒。就算是姥姥和舅媽都在,還是有那么一秒,他懷疑媽媽帶他進錯了病房。老舅招手示意他坐過去。他坐到床邊,因為難過也因為害怕,他哭了。他是個敏感愛哭的孩子。
 
后來,老舅睡著了。他坐在老舅對面的空床上望著窗外發呆。窗外是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楊樹,老舅的臉映在玻璃上,又落到樹葉里,好似多了幾分生機。他天真地想,也許這樣老舅就可以吸取大樹的營養很快好起來呢。不知看了多久,樹葉上的老舅睜開眼睛,緩緩坐起來,看上去精神了許多。胡思亂想成真了?他帶著滿心喜悅轉頭看向病床上的老舅,老舅并沒有醒,還在昏睡。他困惑地轉回頭,樹葉上的老舅正笑著對他說話,他聽不見聲音,但他知道他在說什么。
 
“老舅要死了。你以后要聽話。”
他嚇哭了。撲到老舅床上,哭喊到:老舅,你不能死。
病房里的人都嚇了一跳。老舅醒了,驚恐地看著他。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老舅的眼神,那是對這個世界無限的留戀。
第二天,老舅吵著要出院,大家拗不過,只好帶他回了家。過了三天,老舅躺在自己的床上,安靜地走了。
那個夏天的剩余時間他都躲在家里,不敢照鏡子,不敢看玻璃,立志長大要當醫生,要發明治療癌癥的藥。
 
他并沒有成為醫生。不然也不會在一家廣告公司上班了。
 
柯老師?偙O發現他走神了。
“嗯?”
“下半年的工作,我說的這些,你有什么意見嗎?”總監問。
“沒意見。你說的都對,都很好。不過,恐怕,我都做不了。”
總監皺起眉頭:?
“合同到期了,我今天就離職了。”
 
他早就想辭職了。
 
大學畢業之后,他一直是自由職業,插畫師和繪本畫師。收入也還不錯,攢了兩年錢,付了首付,結了婚。但在去年夏天,過完二十七歲生日,他突然有了恐慌感。
如果自己一輩子也畫不出牛逼作品怎么辦?
他把擔心告訴了妻子。
妻子說,你就是宅在家里憋的,要不找份工作吧,就當出去找靈感。
他覺得可行。上網一搜,找到了現在這家公司,正在招聘創意部藝術總監。他投了簡歷。很快被約面試。順利面到老板。老板用東北話說,我們公司合計明年上市,為了故事更好聽,我們要做內容,要先做一系列職場小漫畫在公司微信號上連載,以后不排除做網絡劇、電視劇和大電影。我覺得你又會寫,又會畫,很合適,你什么時候能來上班?
就這么著,他初入職場就坐到了總監的位置。
可是,不到一個月,他就發現工作內容與自己想的和老板說的并不一樣。首先,漫畫的內容不由他做主,要聽策劃部總監的。其次,他不僅要畫漫畫,還要給策劃部做設計。再次,他一直是光桿司令,所謂的創意部只有他這么一個總監。三個月之后,他被降級為策劃部副總監。創意部徹底消失了。大半年之后,漫畫連載取消了。他徹底成了美術設計。自由職業的時候,他曾數次遭遇違約,氣得他想打人。因為知道被違約的滋味,他給自己定了條規矩,一旦簽了合同,絕不違約。這也是他沒有提前辭職的原因。
 
“人力沒和你談續約?”總監詫異地問。
“沒有。”
“我給人力打電話。”
“不用。我也不想續約。”
“這樣啊。”總監假笑了兩聲。
“你應該減肥了。”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他用玩笑的語氣說。
“為什么?”總監愣住了。
“很快你就要結婚了,不減肥,你會后悔的。”
“?”
總監還沒有男朋友,當然不會相信他的鬼話。
柯成知道,就算她有男朋友也不會相信,因為連他親媽都不相信他的特殊能力。 

迄今為止,他只對兩個人說過他的“超”能力。一個是他媽媽,一個是他初戀女友。
 
大約是他老舅去世半年之后,他媽媽突然想起來,問他那天在醫院為什么會做出那么奇怪的舉動。他說了過程。他媽媽似信非信地點點頭,然后超級認真地說:那你給我看看。他看了,鏡子和玻璃都試了,結果什么也沒看到。他媽媽拍了拍他的腦袋說:乖,以后別胡思亂想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他開始在學校里拿同學做實驗,有的能看見,有的看不見?匆姷,有的說話,有的不說話。小學畢業的時候,他總結出了基本規律。能看見的都是一段時間內的人生轉折點,沒有轉折就看不見,一段時間是多長因人而異。
 
升入初中,他漸漸對自己的能力失去了興趣。預見了,也什么都不能做,該來的總會來,隨它去吧。
 
到了高中,他喜歡上班里的一個女孩兒,對方是難得一見長得好看的學霸,叫方琪。他偷偷看了她映在玻璃上的身影,鏡中的她哭著說,她高考沒考好。他找了個機會把自己的能力和看到的情景告訴了方琪。方琪當然不信。
“假設你說的是真的,我應該怎么做?退學嗎?”方琪挑釁地問。
“當然不是。和我搞對象吧,別浪費了這大好時光。”他厚著臉皮說。
“去死。”方琪給了他一個白眼。
耗時一年半,他終于追到了方琪。
他問她:你不怕耽誤學業,高考真的考不好?
她回答:我對自己有信心。
結果如他所見,她真的沒考好,哭著埋怨他,罵他是混蛋,說再也不想見到他。
他的初戀就這么結束了。
 
失戀的他很痛苦,也很困惑,對自己的“超能力”產生了懷疑。如果鏡子中的景象是自我催眠的結果呢?那么,所謂的未來,其實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也就是說方琪不和自己在一起就不會高考失利。為了破解自己的超能力之謎,他買了弗洛伊德和榮格全集,研究了一假期,最后得出結論:心理學著作果然是催眠的。至于他的超能力,他也找到了應對之法,那就是不參與。
 
很快辦好了離職手續,五點鐘,他離開公司,直奔地鐵站,坐上了去往妻子公司方向的地鐵。妻子之前常常會抱怨似的撒嬌,說他從來沒有去公司接過她。這一次他想去給她一個驚喜。也許對別人的妻子而言,丈夫突然離職只能稱之為驚嚇,但對于他妻子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她早就催他離職了。
靈感找得差不多就行了,趕緊回家來畫畫給我做早飯晚飯收拾家吧。每次用吸塵器打掃的時候,她都會如此抱怨。
妻子的所謂抱怨總是能道出他內心的真實想法,令他干勁十足,更加堅定地朝著自己的夢想努力。
他曾對妻子感嘆,你就是我的蒙娜麗莎。
你才是蒙娜麗莎,你全家都是蒙娜麗莎。我是巴掌臉好嘛。妻子不滿地反駁。
他想解釋,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你是我的蒙娜麗莎,這句話并不是贊美,而是藏在他心底的大實話。
他看過妻子在玻璃上的映像。
 
那是一個深秋的傍晚。他和好朋友金澤也就是他現在的妻子坐在圖書館的窗邊,金澤在看推理小說,他則正在琢磨一個一直困擾著大學生的哲學問題,晚飯吃啥?
“要不去一食堂?”
“不去。”
“牡丹江?”
“不想吃。”
“那你說吃啥?”
“你想,今天該你想了。”
他看著窗外繼續想晚上吃啥,不小心被金澤映在玻璃上的側臉吸引住,等他意識到已然晚了,她的臉已經轉了過來。她變成了齊耳的短發,齊劉海,比她本人胖了一點。神情中流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疲倦。眼睛里水汪汪的,好像有淚水,因為圖像模糊而看不真切。她的雙唇在微微抖動,像要笑,又像要哭。
接下去的日子里,他又看了無數次,一直也無法確定,她是要笑,還是要哭。
他更偏向于她是要哭,因為眼中模糊的淚光,因為那一刻是人生的轉折,所以盡管很愛她,他卻遲遲不敢向她表白。他害怕初戀的悲劇重演。
“喂,柯成,今天你要是不對我說點特別的話,我們以后就不要來往了。”大三那年的平安夜,金澤神情嚴肅地對他如此說道。
他明白是做最后決定的時刻了。
“金澤,我愛你。”他一邊跳一邊喊。
我一定努力不讓你哭。就算是哭,我也要陪著你一起哭。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守護你一輩子。他心里是這么想的。
從那時起,他就認定了她是自己的蒙娜麗莎,她是要笑。他要畫下那一刻的笑容。
他一直在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他坐在妻子公司樓下的星巴克,注視著下班的人潮。妻子的同事兼閨蜜小童挽著一個短發女孩兒走了出來。短發女孩兒好眼熟啊。是妻子!他感到一陣眩暈。第一次見到妻子的時候,他也有過這種感覺。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嗎?
為什么會在今天剪短發呢?
妻子最近有什么異常反應嗎?
映像中的那一刻終于來了嗎?
 
他跟在妻子和小童身后七八米的距離走向地鐵站。迎面一陣大風吹來,妻子甩了甩頭發,好像對新發型很滿意。
 
可是妻子不是厭惡短發嗎。
他曾經試探著問過妻子,換個短發發型怎么樣?
只有絕癥和短發兩個選項,我才會選擇短發。
一想到這,他的胃不由得痙攣了一下。
不可能的,不要瞎想了。
可是為什么要剪短發呢?
 
他真想立刻穿過人群拉住妻子問個明白,可小童就在旁邊,如果真有原因,妻子也不會說吧。他也不想當著小童的面說離職的事兒。妻子和小童坐不同的線路,進了地鐵站就會分開。他決定跟在后面再等一會兒。
 
站在下行的電梯上,望著前面不遠處妻子圓圓的頭頂,他忍不住笑了。雖然他知道妻子的頭很圓,但沒想到會這么圓,簡直就是一個球。也許就是因為頭太圓了,所以才痛恨剪短發吧。
 
下了電梯,過了安檢,進了閘門,在7號線的電梯口,妻子和小童分開。他趕了幾步,上了電梯,和妻子中間隔了六七個人。地鐵進站。前面的人動起來,他跟著往前走。妻子走進車廂,他已經下了電梯。剛想跑幾步,卻被后面的人踩掉了鞋,他一頓,一個中年大媽一下把他推開,還不忘嘟囔一句回頭瞪他一眼。車廂門閉合的最后一刻,大媽沖進了車廂。
 
在緩緩啟動的地鐵里,他一眼就找到了妻子,妻子也看到了他。一切仿佛夢境重現,他知道這就是自己曾經看過無數次的那個瞬間,他瞪大了眼睛不想放過任何細節。
齊耳短發。
齊劉海。
不易被察覺的疲倦。
轉瞬即逝的驚訝。
洶涌的淚光。
眼角眉梢想要微笑的細紋。
微微抖動的嘴唇。
顫動的鼻翼。
深吸一口氣。
一串淚珠溢出眼眶。
伸手抹了一把。
緊繃的嘴角。
無限的委屈。
又一串淚珠。
繃不住了。
她用雙手捂住了嘴。
她,還是哭了。
這些畫面就像慢鏡頭在他眼前劃過。
地鐵完成了加速,呼嘯而過,風吹過他的臉頰,涼颼颼的。他才意識到自己也哭了。
至少自己做到了一點,陪著她一起哭。這么一想,心里一陣絞痛,眼淚更多了。
 
她過得不幸福,覺得委屈,這才是她的映像所表達的內容,重點根本不在哭還是笑。自己早該捕捉到這一點。真是笨蛋。都是自己的錯。是自己能力不足,才會讓她覺得委屈,覺得不幸福。居然還辭掉了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真以為自己是藝術家呢!如果有天賦,不是應該早就出名了嗎?根本就沒天賦啊……
妻子的來電打斷了他的自責。
 
他在下一站的站臺上找到了妻子。
“什么也別說,到家再說。”妻子把挎包挎到他肩上,又緊緊挽住他的胳膊。
 
“說吧,你哭什么?”到家之后,妻子問他。
“因為看見你哭了,所以我就哭了。”
“肯定不是這個原因。是因為辭職了,才有時間去接我吧?”
“是。”
“我就知道。終于擺脫了那個爛工作,你就更不應該哭了。到底為什么?”
他先說了自己的能力和映像的事。
“我覺得你過得不幸福。”說著,他的眼圈又紅了。
“也就是說如果你當時能感受到我生活得不幸福,你就不會選擇和我在一起嘍?”
“當然不是。”
“如果你知道我生活得不幸福,你卻還是要和我在一起,那你是懷著拯救我的心情嘍?”
“不是。”
“就是。我告訴你,你拯救不了我,我也拯救不了你,如果非要說拯救的話,只有我們倆能拯救我們倆。明白我的意思不?”
他點頭。
“那你跟我說實話,你過得幸福嗎?”
“當然幸福。我的丈夫看見我哭,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心疼得跟著哭起來,我怎么可能不幸福呢。”
“可是,看見我,你為什么會哭呢?”
“因為你終于來接我了,我高興的。”
“肯定不是,到底為什么?還有,你為什么剪短發?”
“你坐好。坐直?粗业难劬。”
他照做。
“因為我懷孕了。”妻子的眼睛里泛起淚光。
他們在兩個月前才想好要造人,沒想到幸福來得這么快。
他感覺手足無措,差點又哭了。
 
臺風終于到了,雨點歡快地敲打著玻璃,空氣變得清爽宜人。他坐在書房里,胸腔中澎湃著前所未有的創作激情。他想好了,這次就畫本來準備才盡之時留用的殺手锏,也就是他的超能力。就在剛才,他已經想好了題記:我有一個看似了不起的能力,從鏡子或者玻璃的影像中看到別人的未來。時至今日,我才明白,這個能力毫無特別之處。其實,生活就是一面鏡子,只要你遇見了對的人,選擇了正確的方向,你就可以預見你的未來,而且一定是幸福的未來。
 
他是如此激動,以至于手抖個不停,根本無法畫畫。直到離開書房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坐到正在看電視的妻子身邊,他才平靜下來。

 

馬廣,作家,編劇。@馬廣

(責任編輯:天天)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