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701電車 作者/壞藍眼睛

發布時間:2015-04-09 19:00|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1

每天早晨7點45分,她會準時乘坐701路電車,不早不晚,7點45分,如果錯過了這一班,就只能乘坐8點那一班,如此漫長的車程,不允許她有那么輕松的心情去對待,7點45的701可以讓她從容地到達目的地,而8點那一班,就是遲到和罰款的標志。

北京是如此龐大的一座城。朝九晚五的生活聽上去輕松愜意,實際上,每天天不亮就爬起來趕車的人,占了大多數。

畢竟,不是誰都有福氣找一份離家很近的工作的。

如果再有另外一條線路到達,她絕對不會選701,這是一輛年月悠久的公交車。這幾年,很多公交線路都換了嶄新明亮的新車,惟有701,如同一只承載了城市厚重歷史的老古董一樣,緩慢、陳舊而又固執地行駛在永遠不變的路線上,15分鐘一班,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701電車的路線非常長,夏天沒有冷氣,偏偏人又多,車又小,遇到上班高峰,車里的人幾乎是背靠背胸貼胸,空氣渾濁得很,散發著一種無奈的愁怨,宛如一只密不透風的沙丁魚罐頭。擠在一起的人往往會在某一站憋紅了臉沖到后車門,以拼了的姿態跳下車,然后長長地嘆一口氣,她也一樣。

新工作一切都好,就是路途實在太遙遠,遙遠到必須要乘坐這樣一班無奈的電車,每天灰頭土臉地來去,花在路上的時間加起來有三四個小時,如此的勞頓,令她經常在晃晃悠悠的罐頭盒里感到生活的灰暗。

曾經,她是個心存多少美好的人啊。

很多人都曾經心存無限美好,最后被歲月蹉跎得麻木而又現實,她估計自己很快就會變得麻木而又現實,尤其是在這一站一站毫無盼頭的路途中。

直到一天早晨,她匆忙地趕上差點錯過的車,看到了他。

2

她幾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雖然是在這絕望而又封閉的701路罐頭中,雖然是在這近乎機械又重復的報站聲中。

上來下去的人那么多,阻擋著她的視線,奇怪的直覺還是牽引著她的目光投向了他。

他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周圍的人一片漆黑,只有他,像一團白雪一樣純潔而干凈,周遭的嘈雜和紛亂仿佛與他毫無關系,他耳朵上掛著耳機,不知道是在聽MP3還是手機上的廣播,總之,一副耳機仿佛隔絕了他和世界的關系。

她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臉也跟著紅了起來,有多久,沒有看到一個人,如此緊張過了?

她不過是701上一個狼狽的過客,他不會注意到她的,確定了這一點,她稍微地平靜了一下,在擁擠的人群中,她盡量站得穩一些,再穩一些,目光仍舊偷偷地向他所在的位置飄過去,他還在,這不是她的幻覺,要知道,茫茫人海中,遇到一個令自己心動的人的幾率有多么小,偏偏是在這尷尬的701上,她真怕這是她生活得枯燥至極而做的一個夢。

車仍舊是緩緩的,聒噪地行駛著,每到一站,她就會緊張地回過頭去看他是否還在,奇怪的是,每一站他都在,同樣的表情,同樣的姿勢,就好像生長在那里了一樣,她既安心又擔心,安心的是他一直在,擔心的是人如此擁堵,她怕一不留神,他就在哪一站下車,再也不見了蹤影。

東四十條——張自忠路——寬街路口——地安門東——北海北門……熟悉的報站聲本來她從來沒有在意過,此刻,她卻萬分留意,直到車行駛到四道口的位置,他突然站了起來,她看到他挺拔的年輕的身體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耳機仍舊掛在耳朵上,他穿越人群,走到公交車的后門,等車一停,他縱身跳了下去。一系列動作是如此嫻熟和灑脫,她的目光卻跟著他的身影走了好遠好遠,直到不見。

這一天,她突然感到無比快樂。自從到新單位上班,每天痛苦地奔波在這冗長而枯燥的車上,她覺得自己都快要崩潰了,可是,就在這崩潰的邊緣,她遇到了他,一切便再也不同了。

3

因為有了盼望,枯燥也可以變成美好。

她開始每天盼著天亮,開始哼著歌在梳妝臺前流連,直到把自己裝扮得一絲不茍,非常滿意,她才會興沖沖地出門,到站牌處等車。7點45,701,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時間和交通工具,此刻變成她甜蜜的夢想園,第二次遇到他,她還心懷忐忑,以為他不過是一個偶然的過客,隨著時間推移,每天都能夠見到他,她想他一定也是跟她一樣,每天要穿過大半個城市,去一個或者順心或者不順心的公司去上班,只是,她不能確定他是否也注意到了她。

她猜他大概是在望京附近上的車,否則他不可能有那么好運,每次都能坐到座位。

漫長的車程因為有了他的存在,變得短暫又依戀。他變成了她深藏在心底的一個小秘密,如此歡喜,如此甜蜜,簡直像是戀愛了一樣神奇,天知道她跟他只是公車上的陌生人,甚至連一個眼神碰撞都沒有過。

可是,快樂就是來得如此輕浮,僅僅是這樣的相遇,這樣隔著眾人相伴著走一程,她就心滿意足了。

他每次差不多都坐在相同的位子上,耳朵上永遠塞著耳機,眼睛永遠看向窗外,側臉正好對著她的視線,她可以假裝欣賞窗外風景欣賞他的輪廓,肆無忌憚地,誰都不會注意到一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車上,會發生如此甜美的愛情故事,這故事的主角是兩個人,而操縱著的,享受著的,卻只有她一個人,對此,她并不介意,她沒有太多狂野的念頭,她只要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哪怕就是這么無聲的,安靜的,理所當然的。

4

有一天,她按時上了車,習慣性地巡視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他的影子,巨大的失落襲擊了她,她收回目光,發現自己竟然難過得不行。再一次巡視車內的人群,她卻意外地看到他——他這次沒有座位,正站在靠近后車門的位置,身邊是一個一臉油光的中年男人和一個梳著馬尾辮的小女孩。他冷靜地站著,沒有任何表情,沒有任何動作。他顯然沒有注意到欣喜若狂的她,沒關系的,是的,沒關系的,只要他在,他不需要看到她,她也會分外滿足。

那天,她一直想找機會擠到離他近一點的位置上去,可以認真地看看他的鬢角,他的后背,以及他耳機的型號,可是,701車上永遠不會發生“從容”這件事,所有的人都東倒西晃狼狽不堪,她也跟著人群哆哆嗦嗦地晃,還沒來得及擠過去,就晃到了四道口,她有點失意地盯著敞開的車門,他縱身一躍,消失在人海中。

下車后,她迎著歹毒的太陽給好友皮皮打電話,皮皮大驚小怪地說,不是吧?公交車上還能遇到帥哥?

她掛掉電話開心地笑著,一路看到所有的人似乎臉上都帶著笑,仿佛因為她而高興,也仿佛因為高興而高興,空氣里都飄著友好的味道。

她的精神面貌一好,工作業績也日漸好轉,由原來的應付變成積極主動,訂單一批一批地賺,合同一筆一筆地簽,很快,她升為部門主任,提了薪水,加了補助,她已經完全可以不必每天悲慘兮兮地擠公交車了。

可是她愿意。

每天7點45分,不變的約定,無聲的默契,可以看到他,挺拔的身影,或是坐著或是站著,總是像一針興奮劑一樣打在她的心中,破舊不堪的701也因為他的存在而不再是眾人抱怨的罐頭,她甚至覺得它是那么的寬容,那么的溫和,那么的神奇,一生中究竟能有多少快樂的時刻?她覺得這種感覺如此不易,雖然它來得有點莫名其妙。

5

這天,她確定他看到了她。

事情是這樣的,7點45分,照常上了車,看到他戴著耳機坐在離她很近的位子。他經常坐在原先的那個位子上,但是從來沒有離她如此近過,近到讓她不敢呼吸,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的模樣,白皙,清秀,像古堡里不怎么講話的貴族,卻又一臉健康的陽光,讓人懷疑他是某個偶像劇里走出來的男主角。

她不敢離他這樣近,她太沒自信,太沒有心理準備,她試著往人群后面縮,卻聽到一個男人大喊:“哎喲!”嚇出她一身冷汗——原來她只顧著逃避,不小心踩到身后男人的腳。那是個典型的北京市井男人,他開始大喊大叫,京片子一連串地冒了出來:“哎喲我說姐姐,您沒覺得硌腳嗎?我這43號的腳快被您踩成45號了,眼看就能代表中國隊去踢足球了……”他的叫嚷引來了全車人的笑聲和目光,當然也有他的,她臉紅脖粗地連連道歉,她只想息事寧人,可是那個中年人不干,這個突發事件引起了他講話的欲望,他開始像說相聲一樣略帶責備外加自嘲地說了起來,全車人都在為這場難得的好戲而目光聚斂,他們的路途也很平淡,他們也需要刺激,也需要意外,也需要營造一個與現實脫離開的平臺,來安慰乘車的寂寞。

像還債一樣,他安慰了她的寂寞,她則需要去安慰全車人的寂寞,那天她非常沮喪,在中年人喋喋不休的俏皮話里越變越灰,她實在不愿意引起他的注意,她愿意做自己夢想國里完美無缺的公主,而不是給公眾看熱鬧的對象,后來她提前下了車,沮喪地攔了一輛出租車,向公司奔去。

出租車里有冷氣,她瞬間進入一個愜意的世界,外面燥熱難擋,她只需要花個十幾塊錢,就可以輕便地進入涼爽的世界,愉快地穿越城市去上班。那天她在出租車上哭了,無聲地流淚,司機不知道她怎么了,小心翼翼地關小了車內的收音機,偷偷地看著這個傷感的乘客,他并不知道她滿腹的委屈——在這個龐大城市里奔波的辛苦,天明到天黑,奔波到連愛情都變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6

有幾天,她故意躲著他。

那天的意外事件給了她很沉重的打擊,好像之前她營造了一個美好的世界,被突然闖來的大石頭給砸破了,她不愿意他記得她是因為那次的事件,她想,時間是個不錯的東西,幾天不見,他應該不再記得那個丟人的事件,她也可以慢慢地恢復她先前的平靜和快樂,他還是他,她還是她,701還是701,一切都沒有變。

7點45的那班車一旦換了時間,仿佛一切全都變了,不同的人,不同的座位,雖然有相同的陳舊外觀,感覺卻是完全不一樣的一輛車,晃來蕩去,售票員的催喊,電子女聲的報站……她有點恍惚和抗拒,原來,他對于她已經是那么重要,重要到,看不到他,她竟然好像失去了整個世界。

她跳下車來坐出租車,報上目的地,可以在涼爽的車里閉上眼睛一直到公司。她的精神卻越來越低沉,不是簽錯了日期就是搞混了文件,錯誤連連,直到被經理叫去問話,言外之意,繼續這么混亂下去,職位將不保。

職場是如此現實和殘酷,沒有和風細雨,沒有溫宛安撫,好則升,壞則滾,她忍著眼淚走出了辦公室,走到公司的茶水間,對著一桶無辜的純凈水發呆,她決定,從明天開始,繼續保持她7點45的作息,繼續為自己的精神尋找良藥一樣的他,繼續在顛簸的路途中偷偷做那些奢侈的關于愛的美夢,這對于她來說,是最值得期待的事了。

可是,奇怪的是,當她終于恢復了自信將生活拉到先前的軌道時,他卻不見了。

7

他不見了。

701,7點45分,一車子擁擠晃動的人群中,熟悉的座位上,不見了他。

一天兩天是意外,三天之后她開始相信,他是真的不見了。

他不見了有很多的可能性,比如說,他調整了坐車時間,比如說,他換了新工作,比如說,他改乘了地鐵……有無數的可能性,讓一個人更改乘車習慣,比如說,她前段時間的逃避。

這是一個多么沮喪的事實,當她如此渴望見到一個熟悉的陌生人,這個人卻突然宣告不見了。

她沒有他的任何聯系方式,除了7點45分的701,除了每天生拉硬套上的巧遇。人的一生遇到一個令自己心動的人的幾率究竟有多么的?她幸運地遇到了,卻莫名其妙地失去,于是,701又變成了那個令人憎惡的不可救藥的沙丁魚罐頭盒,一車乘客也變成了無數條流著汗的咸魚,滿車廂散發著臭味,再無任何留戀。

她并沒有死心,仍舊每天堅守著7點45分的承諾,一次一次地失望,一次一次地盼望,直到半年后她終于因為一次工作失誤而被勒令離職,她終于告別了沉重的夏天,告別了沉重的工作,告別了沉重的701,像做了一場夢,只是這個夢醒得太早,而且沒有留一點余溫。

她很快又謀到了新的工作,再不必辛苦去擠那輛可怕的破舊的公交車,再后來,她開始有了買車的計劃,因為在這樣的一個城市中,沒有車的日子,簡直是噩夢。就這樣,她又買了屬于自己的車。當她呼嘯著經過城市的邊邊角角的時候,她經常會有片刻的幻想——能夠在人海中再次遇到他,這個念頭僅僅是一閃而過,她的奢侈就會被往來的車海淹沒。

她覺得,這一場沒有開始沒有結果中途夭折的艷遇是她所有青春歲月里最值得回味的。

如果當時自己能夠勇敢一些,一切會不會不一樣?

很多次,她開始陷入幻想的旋渦,無數次地假設他們之間可能的關系——如果她勇敢地要了他的電話,如果她放棄一次上班的機會跟他一起下車跟蹤看他的行蹤,如果她冒充推銷員纏著他要一張名片,如果她直截了當地向他搭了話……無數的可能都可能會改變某一段故事的結局,但是她什么都沒有做,只是留給自己這樣巨大的一場遺憾。

8

事實上,當她故意躲開他的那幾天里,他曾經試圖改換乘車時間,7點30或者8點整。7點45分如果見不到她,那么其他的時間沒道理見不到她,除非她調換了工作的地點,只是他忘記了交通工具并不僅僅只有公交車那么簡單。

他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在701上相遇,又莫名其妙把對方丟在了701里,但是,這一場無聲的戀愛對于他們倆來說,足以安慰一段寂寞和無聊的日子,尤其是在難熬的夏天的公交車上。

不知道真相的迷戀總是無比美好,如果他們認識,那么他很快就會知道她其實生活在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地下室,每天痛苦地跟發霉的空氣做斗爭,她的家境很貧寒,她只有拼了命地去賺錢,才能夠在這個城市勉強填飽肚子。其實他比她也好不了多少,他是一個失聰者,他耳朵上永遠戴著的,并不是MP3或者手機的耳機,而是一個造型漂亮的助聽器,這是他生日的時候,收到的一個富有女人的禮物。大部分時間,他的世界一片寂靜,靜到他以為全世界只有自己存在,每天早晨7點45,他都會乘坐701到四道口的一所盲聾學校去學習,晚上則要去一個夜店里工作,賠盡笑臉去哄人開心,賺來的錢一半寄回家里,一半交房租吃飯學習,他從來不奢望哪天會放棄公交車這個最簡單最質樸最省錢的交通方式,而就在她刻意逃避他的那幾天里,他的生活突然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女人愿意資助他的全部生活,并為他配了車,交換條件是每天陪她購物,逛街,談戀愛。

維持生活非常艱難,絕不像想象中那么簡單。

她注意到了他,他也注意到了她,那么默契又神奇,只能解釋為緣分,只是,在這個忙忙碌碌的城市中,誰敢為緣分停留半步?沒有背景的相遇幾乎是不可能的,背景太多的相遇則容易造就悲劇的愛。

寧愿留下美麗的遺憾,也不能耽誤一點時間在基本上沒有什么用的感情上,701的相遇不過是他們晦澀的生活中一點點奢侈的小插曲。

這城市每天都有傳奇發生,每天都有錯過發生,701上的這一段算不上驚濤駭浪,也成不了經典,他們很快就會重新適應周遭的一切,假以時日,這段插曲就會被遺忘,仿佛從來沒有發生過。

生活的底色,從來都是平淡和乏味的。

 

壞藍眼睛,作家。@壞藍眼睛

(責任編輯:金子棋)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