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我的女朋友 作者/瘦肉

發布時間:2015-04-03 20:26|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我和貓力都是上海華東師范大學老校區的學生,她在傳播學院,對面就是我在讀的設計學院。她比我小兩屆,是傳播學院出了名的美女。我雖然不是帥哥,但因為兄弟多,在我們學院也算個人物。遺憾的是,我們從來沒有在各自讀大學的時候碰到過對方。
和她牽手,雖然稱不上意外,但也絕對莫名其妙。
那年初春,我正苦苦思索著要如何寫出一個好劇本。畢竟我也是門外漢,這方面總覺得無從下手。晚上夢到一個學弟介紹了一個學編劇的女同學給我,拯救我這個門外漢于水火之中。醒來后立馬就給他打了個電話,問他是不是認識一個在傳播學院學編劇的?他想了一下,說好像是有一個。隔天就幫我約好了,在上海電視臺外面的一家咖啡館碰面。學弟沒來,因為他跟這位女同學也不是很熟。
來的人叫大大,正在電視臺實習。迎面走來的時候,我特地觀察了一下,也不是很大。然后我就一本正經地向她請教起了關于編劇的專業知識。聊到一半,大大接了一個電話,說她閨蜜正好過來找她,也是她們學院的,問能不能一起聊。十分鐘后,就來了個風風火火的美女(嗯,她才真的叫大)。一來就喊餓,邊玩手機邊叫了份豬排飯,還抽空自我介紹了一下。這個美女就是貓力。
我和貓力并沒有狗血地一見鐘情,一來因為我的長相并不適合這種情節,二來我對她的第一印象也并不算好。
她的外表沒有驚艷到我,長著一副嘩眾取寵的樣子,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原本我和大大在劇本的話題上聊得甚歡(雖然現在回想起來,聊的也都是狗屁),貓力一出現就完全打亂了我們的拍子。她整個人的狀態顯得很急促,邊吃飯邊玩手機,又經常在我們聊天的時候把話題扯遠,說話超級啰嗦,本想讓她一起加入討論,但她又經常思維不集中。沒辦法,我只能默默地關掉話題,叫了杯酒,正常地社交起來。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對她的大概了解是:應屆畢業生。作為一個編導系的學生,并不專業,不過想法倒是精靈鬼馬,口味獨特,心地也不錯,正在嘗試的一個工作是教智力障礙人士做手工,再拿手工品去義賣。不得不說,不干正經事的時候,貓力還是挺好玩的,在花瓶當中屬于有插花的那一種——并非沒料。
五個月之后,我們竟然走到一起了。這事誰也沒料到,除了大大,這個一見面就警告我們不能搞上的人。大大說,以前每一個她介紹給貓力的男人,都會自投羅網慘遭其毒手,最終遍體鱗傷。我覺得她簡直莫名其妙,因為當時我的心思根本不在這,而且還未脫離上一段戀情的創傷?墒谴蟠髨猿旨阂,反復強調,最終導致這次談話匆忙結束?上,我們都已經不小心相互留了電話號碼。
大大在電視臺的實習工作很忙,時間很少,以至于每次約她們出來聊劇本,只能約到貓力。后來干脆先約貓力,再問大大有沒有時間。再后來,就只約貓力了。
在劇本這個事情上,由于她的天馬行空,她的不認真,再加上我的不專業,我們根本就聊不出什么靠譜的東西,還一直以尋找靈感為由,相約去參加電子音樂節,去酒吧聽即興的樂隊演出。我們無話不談,反正不熟,都覺得沒有誰會對誰說的話認真。那種狀態不是曖昧,也沒有產生什么情愫,只是各自打發空虛,見面時沒話找話,以免冷場。但兩人關系顯然近了一步,成了朋友。那時如果談了,也沒什么,談戀愛而已,又不干嘛。不過大家都懶,沒人愿意付出感情。
那年夏天,貓力要去新疆。在她出發前幾天,新疆發生了恐怖襲擊事件,嚇退了即將同行的男性旅伴。于是她到處征集男性旅伴同行。當時我在青海即將拍完一個片子,得知此事,一下子英雄氣概飆高,覺得之前那些男性旅伴弱爆了,太不講義氣了,于是自告奮勇地要直接從青海過去。青海的片子一拍完,我就背了個包,氣勢洶洶地去買機票,結果當天的機票都沒了。
為了能比貓力早一點到達新疆喀什,我趕緊從西寧坐大巴到甘肅蘭州,準備買火車票去新疆,但也沒有當天的票。在蘭州火車站晃悠了一個小時,找了各種票販子,連站票都沒有,不過還是打聽到有一趟長途大巴,開24小時能到烏魯木齊。
算一下時間,比貓力晚到半天,不過也沒辦法。想到那遙遠的烏魯木齊還有一位姑娘等著我去拯救,瞬間我又跑到長途汽車站,買票上車,售票員當時確實說24小時就能到。等車子晃晃悠悠開了一段,我向司機多問了一句,結果他告訴我要36小時!
從蘭州到烏魯木齊的長途大巴也不是臥鋪,座位又特別擠,車里坐滿了各色人物,滿臉橫肉的大胡子眼神兇狠、維吾爾族的年輕女孩唧唧喳喳說個不停、回族壯漢們的山寨手機放聲高歌、老農抱著的雞鴨在撲騰,我躲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由于腿長,坐下來膝關節已經頂到了前座,一名發育良好的男孩在我身邊打呼嚕,飄來陣陣口臭味,睡到情意濃濃時,竟然默默地靠在了我肩膀上。
別說36個小時,6小時我就受不了了。在這種情況下,貓力已經不是一個具象的人了,我都忘了她長什么樣子,像是一團霧,一片云,讓我覺得我一到新疆就能飄在當中。后來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醒來看了一下時間,出發到現在才過了12個小時,腿都腫了?窜囎油V,我決定下車活動活動,順便撒泡尿。
車子停在公路旁,周圍是荒蕪的戈壁灘,一眼望不到頭。我看很多乘客都下車亂晃,問了一下,汽車拋錨了,正在等下一班車帶零件來維修。這一等又是3個小時。一個小煤礦的老板終于按捺不住,通過強大的人際關系,在當地調了一輛出租車,我好話說盡,終于肯讓我一同前往附近火車站,但有沒有票還是個未知數。
出租車又開了三個小時,到了一個叫柳園的縣城,而貓力這時已經在新疆喀什了。我趕到售票窗口,運氣很好地買到一張臥鋪,上車后補了個覺,第二天一早終于到了烏魯木齊。在機場等了半天,中午又飛到喀什。
這一路風塵滾滾,我像一個參加真人秀節目的選手,突破各種難題,終于做完最后一個任務,要沖刺到終點領大獎了。
出現在貓力面前時,我的背包左邊掛著一個破舊的搪瓷杯,右邊掛了幾個衣架和拖鞋,由于之前在青海暴曬,我的臉正在蛻皮,黑得跟非洲難民似的。不過情緒反而顯得淡定隨意,因為我發現,她的身邊除了一名女伴,還跟著兩名男士。一個是送貓力的女伴去機場時見到貓力,當場買了機票過來的官二代。還有一個跟我一樣是她征集的男性旅伴,是個富二代。
怎么辦?節目到了最后,突然又空降了兩名嘉賓選手。難道我見到她有男伴相隨,就安心地回去?不,在這種情況下,根本由不得我深思熟慮,48小時的舟車勞頓和逆境求生的本能催出一股斗志,獅子座的霸氣也讓我覺得必須拿下貓力。
五天以后,這兩名男士從一開始針鋒相對,變成非常要好的朋友,然后提早結束旅程,肩并肩一起回到了上海。只剩下我、貓力和她的女伴在南疆爬雪山、穿沙漠、經歷泥石流。我非常感謝這兩名男士,因為他們在走之前還幫我們定了輛車。
這五天發生了什么我不細說,至于我和貓力為什么會在一起,應該是我霸氣中的溫柔打動了貓力,也可能因為在你情我愿的情況下發生了一些少兒不宜的情節。此處省略一萬字。
顯然媒人大大的那條“每個她介紹給貓力的男人都會遍體鱗傷”定律并不適用于我。由于各自不服輸的性格,我承認和貓力熱戀的勁頭過后有無數次爭吵。戀愛中的男女總想改變對方,使他/她變成自己心中所想那樣。我很慶幸我沒有成功地讓貓力變成自己當初心中所想的樣子,因為那就意味著勢必有一方要妥協,這是一個幼稚的想法。磨合之后,我們都變成了對方越來越喜歡的樣子,誰也離不開誰。
曾經有人說,我和貓力把旅行當成生活,看不到我們的未來。但我覺得,看不到未來,意味著我們的未來有無限可能。
 
瘦肉,@瘦肉恰嘛,獨立導演

(責任編輯:薛詩漢)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