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文章 >查看內容

煙花問題處理人 作者/沈大成

發布時間:2015-03-29 20:43|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在非常偏遠的山區,連最勤快的山羊也不高興來吃草的地方,快要接近國家的邊境線,那里駐扎著一些人,看護著煙花爆竹。
這個國家曾有好幾代人癡迷煙花爆竹,一切日子都要放,他們相信空中發出的覆蓋大地的巨響、轉瞬而逝的亮光,以及難聞的硝煙,會給自己帶來好運,會發財,會擁有幸福,強身健體,包治百病。
出于這樣的意念,產生了大量的消費需求。為了提高生產量,一座座大型煙花工廠拔地而起,許多求職者找到了工作。以每個工廠為圓心,半徑3公里以內的區域里建起成片住宅,煙花工人及其家屬住了進去。每天早晨,在差不多的時間,工人們往腳踏車的籃筐里裝上便當盒,他們跨坐在車上,一只腳擺在踏板上,一只腳支撐著地面,他們吻別妻子,然后用力一蹬,就去上班了,一時之間,所有人一起往圓心靠攏。傍晚的景象則完全相反,脫下工作服、穿著五顏六色便裝的工人們回家了,以工廠為圓心向著四面八方輻射開。如果站在高空往下一看,就會看到很多個圓圈里,同時在發生這件事,就好像一片人造煙花在開放。
煙花爆竹的產量激升,產品惟有細化才有競爭力。這樣就誕生了適合老年人燃放的振聾發聵型爆竹,耳朵再背也能聽見;適合少年兒童燃放的超低空煙花,觀看時不用再把頭仰得很高;適合女性燃放的香煙花,放完后,在嗆鼻的硝煙中能夠聞到一絲幽香。此外還有各種希望考試成績好、找到良緣、裝修順利、發票中獎的煙花爆竹,林林總總,滿足非常多的精神訴求。
各品牌展開激烈競爭,在電視臺的黃金檔、在地鐵站臺、寫字樓的戶外投放巨額廣告。明星紅不紅,光是看看煙花品牌代言費收了多少,就能一目了然。煙花業成了國家的支柱產業。
但是……
一天,災難來了。

我們就不去談論事故原因了,總之一座巨型工廠突然爆炸,生產線上和倉庫里的所有煙花爆竹都被點燃,振聾發聵型爆竹和香煙花一起被爆炸的巨浪掀到半空,翻滾著在對流層里相繼引爆,瞬間,從地面到空中形成了一座圓柱狀的炸藥庫。并且,炸藥庫的體積急速膨脹。工廠毀滅,以工廠為圓心的住宅區付之一炬。
接到警報,附近幾個城市的消防車呼嘯著趕來支援?墒遣坏瓤刂谱』饎,射程最遠的大煙花已經飛到了幾公里外的另一座工廠。又一次大爆炸,該廠生產的振聾發聵型爆竹和香煙花被爆炸的巨浪掀到半空,翻滾著在對流層里相繼引爆,新的炸藥庫立在了天地間。
大爆炸像有生命力一樣,不斷繁殖。消防車放棄了第一事發工廠,趕往第二事發工廠,接著,它們又徒勞無功地趕往第三事發工廠,第四,第五……無論如何都追趕不上災難蔓延的速度。以一個個工廠為圓心,成片的生活區夷為平地。
安靜了。

事情過去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當時聽夠了爆竹巨響、看夠了煙花亂墜的人們,不太想再碰它們了。人們搬離了家園,只剩下那些燒焦的圓圈留在原地,像外星人創作的失敗的麥田怪圈。政府于幾個月后出臺了管制法令。消費量萎縮加上行業整頓,使幸存下來的工廠停下生產線,關閉大多數車間,讓工人下崗。之后是相關行業受到沖擊,原料制造商斷了資金鏈,4A廣告公司業務量不足,影視劇被要求刪減放煙花的鏡頭。一年之后,發達國家推動的全球污染減排協議,給予這個國家的煙花產業致命一擊。又再過了許久許久,誰也不放煙花了。世間萬事都有被消滅的時機。
只是,仍有陳年的煙花爆竹存放在數以萬計的倉庫中,它們是政府的心頭大患。集中銷毀,會破壞污染減排協議,按兵不動,恐有閃失。思前想后,政府出動了幾百輛軍用集裝箱卡車,經過數個月的往返,將所有庫存品運送到了非常偏遠的山區,快要接近國境線的地方。在線的那邊,是一個在國際上沒有發言權的窮國。運輸的個中艱難,如果你看過亨利-喬治·克魯佐導演的電影《恐懼的代價》,就能明白一二。
一些人隨著庫存品留在了山區,他們是真正的煙花爆竹迷,自愿駐扎在那里看護它們。
“我從嬰兒時期就非常迷戀它們。當我發脾氣亂吐食物,當我哭著在地上打滾,大人們只要放上一支在家里也能夠安全燃燒的迷你煙花,就能安撫我。當我不肯睡,放一串蓋叫天款的鞭炮,我就睡得香。”
“我父親擁有一家小型的加盟煙花便利店,課余時間,我要幫忙,照看收銀臺,清潔地面,整理貨架。整個學生時代,我都從店里偷煙花送女同學。后來娶她為妻,她在爆炸中死亡。”
“我在煙花一廠工作,就是那家一流的國企。我努力工作,從第七車間一直升到了第二車間。精英輩出的第一車間,制造的是全國工藝最精細的煙花,事故發生前,我距離升職調入那里,僅僅是一步之遙。”
“那天下午,接到消防總局要求支隊前去支援的命令,聽說爆炸的慘烈程度,我們全都倒吸一口冷氣。出車趕往事發地點費時3小時,途中天色逐漸暗下來。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片天空在燃燒,再開近一公里,一朵非常大的煙花冷不防地出現,好像是有神仙從天上撒下一張發光的網。我在消防頭盔中長大了嘴,真美啊,我驚呆了。”
他們在喝酒、在休息、在搭建房屋、在外出撿拾取暖用的樹枝的時候,交換著身世,和來這里的原因。
在政府的檔案中,他們被稱為“煙花問題處理人”,算是特殊的公務員,由政府向他們發工資和補貼。
庫存的煙花爆竹一直有規律地減少。煙花問題處理人進行了全面檢查,一旦發現火藥從包裝里面漏出來,問題件就會被小心地運送到山谷里。通常會選擇一個天氣晴朗的夜晚,兩位工作人員穿著防護服,負責點燃問題件,其余的工作人員則聚在稍遠處的安全地帶。等待著。
“砰”一聲,煙花筆直地飛到高處,開出碩大一朵花,太璀璨,久久人們才能重新辨識出漫天星光。如果是爆竹,那聲音在山谷間激起無窮無盡的回響,像是一個聲音響又啰嗦的人在講話,人們一直聽一直聽,聽到他把話全部講完,直到山谷重歸平靜他們才回去睡覺。
他們搬來山區的差不多十年后,發達國家推動的全球污染減排協議,被越來越多的人看穿背后利己的陰謀,國人的心理創痛也因時間流逝逐漸撫平。政府松了口子,雖然生產仍然不被允許,但庫存的少量煙花爆竹可以出售。煙花問題處理人開始了網絡銷售業務,他們也是政府唯一指定的物流機構。為了像像樣樣地經營生意,他們還特地請款,訂制了制服、帽子、徽章,并在運輸的廂式貨車上油漆上了標志。
檢測合格的庫存被用來銷售。銷量很低,和當年的消費盛況不可同日而語?偸沁^了很久很久,網絡銷售的聊天工具才會“叮叮”地發出聲響,一個顧客的身影隨之亮起。對方猶豫地咨詢情況,由于顧客需要向政府提交復雜的燃放申請,并要繳納巨額的燃放稅,所以往往咨詢良久,最后只是買下一支兩支煙花爆竹罷了。煙花的美麗,爆竹的壯觀,世人已經很難領受了。
但是不管顧客買了多少,接到訂單總是使煙花問題處理人很高興。當值的人常常在對方一按下“購買”鏈接后,立刻奔跑到工作室的外面,向他的同伴報告喜訊:真高興啊,又將有一些人再度看到空中的美景。只是年復一年,奔跑變成了快走,快走變成了慢慢走,慢慢走變成了使用對講機。因為,煙花問題處理人也老了。
銷毀加上出售,又過了不少年,倉庫里終于只剩下了最后兩支煙花。每天,執勤的煙花問題處理人都按照流程,打開三道厚厚的防爆鐵門,進倉庫清點庫存,在本子上做好記錄。兩支,兩支,兩支……有幾百頁的記錄完全是這樣。沒有人來買。
就在感覺再也賣不動的時候,終于有富豪顧客表示愿意買一支,在新年時放。
“不,請把兩支一起買走吧。”工作人員在遙遠的邊疆通過網絡再三拜托顧客。“根據記錄,它們是由不同的工廠制造的,配料不同,生產年份不同,花型不同,當年還由兩個國際巨星分別做了代言人?墒,在幾十年前,它們一起經歷了波折,來到了我們的倉庫,它們既沒有被別人買走,品質也沒有變壞。我們希望它們在各自的最后時刻,能夠一起結伴到天空,讓對方看看自己的樣子。我們,我們給您包郵。”工作人員在屏幕前排成一排,深深地鞠躬……
到了發貨的那一天,煙花問題處理人把那兩支煙花仔細地包裝起來。他們擦了擦那輛不常使用的廂式貨車,使標志能夠從塵土底下露出來。煙花被小心地放進空曠的后車廂。負責物流的一對搭檔身著筆挺的制服,他們把工作帽端端正正地戴在一頭白發上,又用手指輕輕按了一下帽檐,便算是對其余的老家伙們道了一聲別。
這之后,他們就開車上路了,向著新年中等待煙花的顧客的方向。

沈大成,作家

推薦圖文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