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問答 >查看內容

報復傷害過你的人,會有快感嗎?

發布時間:2017-10-08 10:29|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報復傷害過你的人,會有快感嗎?

學生時代一個很信任的朋友后來背叛過我,很難過,甚至恨她,然而最近聽到她不好的消息,我并不開心。曾經很多次想過去報復傷害我的人,但這次才發現,我應該好好問問,報復一個人,究竟能不能得到快感呢?

說到底報復是一種在成長過程中會退化甚至消亡的東西。理由更是非常簡單,說白了,報復的存在根本沒有意義。

舉個真實的例子,我的小伙伴W和我一樣土生土長,住在我們那片西頭。另一個小伙伴M是后幾年才搬來的,住在我們那片東頭。我則住在他們兩個當間兒,成為了他們兩個童年時期仇恨傳播的紐帶。他們兩個的仇恨來自于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體形,和差不多的能打,并且都需要一個看起來很弱雞的跟班,也就是我。

為了爭奪對我的友誼(控制權),他們不止一次大打出手,一言不合就揚沙子,從開始的互相推搡,互相質問“你再敢打我一下?”,演變到抱在一起,撕扯,撓,咬,直到一個被另一個打跑,或者被經過的大人制止。兩個人由于當時家里的“教育”,所以持續對對方報復,又要在一起玩,又要時不時開戰。

結果,中學他們倆分到了一個班,在父母的新“教育”標準下不敢繼續動武,開始好好學習,慢慢的,兒時的毆斗成為了他們一段不可磨滅的記憶,他們倆后來甚至喜歡過同一個女孩,可他們卻再也沒有動過手,他們兩個之間的友誼超越了我和他們之間的任何一個。

要是你感覺我說的這個穿開襠褲小孩打架的故事沒說服力,那么再換句話說,就我們小時候那一部分爹媽“教育”標準的不斷變化給我們帶來的傷害,我們能去報復爹媽嗎?青春期是叛逆的,但誰敢叛逆得太過頭?敢拿刀片剌胳膊,有誰敢拿刀片剌動脈的?事實證明,無論用什么方式去報復爹媽給我們帶來的那些傷害,都是沒有好果子吃的。相反,等我們把這些傷害換一種角度想,也許還會變成一些美好的回憶。

我朋友圈里有一對情侶,相愛相殺,從上學時一直到工作就沒消停過。男的,叫Q,跟我一起長大,感情不亞于上文提到過的W和M中任何一個;女的,叫O,跟我兩小無猜,也是挺小就認識,相互之間非常熟悉?此麄z搞對象對我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如果他倆白頭偕老了,那自然萬事大吉,紅包拿出去,沒啥毛病。那要是打起來了?我該向著誰說話?我抽空我問了問我的良心,良心都告訴我它不知道。

后來,Q和O還是分手了,相處了八九年就這么完了。秋風瑟瑟的,Q跟我說,“才倆月,才倆月,酸菜還他媽沒腌好呢,她對象都跟人家處上了,我算是眼睛瞎了。”等我到O那,O說,“我處個對象怎么了,他跟小姑娘睡覺行,我處個對象就不行?太不要臉了吧!”就這樣,倆人一個到處采花睡姑娘,另一個到處談戀愛搞對象,我說,“你倆互相來勁,可害了這些什么也沒干的好人了!”結果他倆口吻倒是一致,一個聽完告訴我,“少他媽跟我說你那在外邊混出來的北京口音。”另一個聽完跟我說,“呵呵,你們男的沒他媽一個好東西。”

就這樣,在費力勸還一點不討好的我決定撤出他們的愛恨情仇以后沒多久,他倆也消停了不少,我不清楚是好人讓他倆坑得差不多,還是他倆大徹大悟決定放下屠刀了,總之,后來的故事是Q喝完酒小區門口看見個小偷,結果小偷沒抓著,自己讓捅了一刀,O知道以后第一時間去醫院看他,Q其實也不太嚴重,見著O就說,“你他媽來干啥,回家陪你對象去,我有的是人照顧,用不著你來,咱倆以后誰也不欠誰的。”O聽完,過去摸摸他腦門,說,“我沒對象,我陪誰也用不著你管。疼你就別動,裝什么裝啊,以前你欠我的,捅你一刀那人都還完了,我還以為你喝多了偷人摩托讓車主捅了呢——”就這樣,他倆從此也真就不較勁了,用Q后來跟我喝酒時候的話來說,“報復一個愛過的人實在太累了,你時刻得想著她也掐著你的脈門呢,你找一個姑娘,她找一個男的,到頭來受傷害的還是走不出去,琢磨著對方的那個人。沒啥意思。”

說來說去,對我們造成真正意義上傷害的,往往不是我們費盡心機想要報復的。

比如,小時候突然在胡同鉆出來,不知道是哪里搶走你零花錢的大孩子;或者,在深夜里因為盜竊被Q發現,而拿刀子捅傷Q的小偷;甚至,和你擦肩而過害得你手中的電話屏幕碎裂到地上,然后消失消失在人群中的肇事者——我們最多想找到這個人,制裁他,讓他為他錯誤的行為而負責,這不是報復,而是作為合法公民應盡的一項義務。

我們想要報復的,那些給我們造成我們所認為的成傷害的人,他們都是和我們有瓜葛的,是我們身邊的人,是我們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人,是我們身邊的伙伴,是我們血濃于水的親人,以及曾經被我們選擇無比深愛而后卻因為種種問題,而選擇放棄的愛人。我們對他們的報復心每多一些,自己的痛苦就會更多一些。

最后再說會Q和O這對情侶,剛分手時一個睡姑娘,一個找男人,變著法地讓對方難受。后來在Q被小偷捅傷之前,在我退出勸和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之后,他們為什么會有一段時間即不釋然,又不報復了呢?在很久以后,O給了我答案。一整杯金黃色的啤酒,被她喝下去,她的雙眼在月光下閃閃發光,她看著我,她的表情忽然認真,她說:“我那時候瘋狂地談戀愛,我為了報復他。后來我突然不想談了,因為我發現,我報復不了他。我談戀愛的那些人,我一個不喜歡,但我是真真地記得,我喜歡過他——我報復不了他,我只能報復我自己——”

責任編輯:阿芙拉


推薦圖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