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ONE一個 > 問答 >查看內容

為什么喊麥這么受歡迎?

發布時間:2017-01-19 12:22| 位朋友查看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若喜歡,請推薦給您的朋友。我要分享到:

為什么喊麥這么受歡迎?

不懂啊,為什么現在喊麥這么受歡迎,get不到點,如何看待這個現象?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一個下午認認真真聽了好幾首喊麥。從“一人我飲酒醉”到“女人你們聽好了”,摘下耳機,耳旁余音繞梁。
 
喊麥有一個基本特征,從頭至尾,所有的句子都只有一個節奏。你把“一人我飲酒醉,醉把佳人成雙對”重復二十遍,基本上也就是一首喊麥之作。非常慚愧,在整個過程中,我確實有抖腿。
 
然而旋律并不是重點,重點是歌詞:

一人我飲酒醉
醉把佳人成雙對
兩眼是獨相隨
只求他日能雙歸
——《一人我飲酒醉》
 
現實的社會有一種物質叫金錢
有一種人類叫做女人
——《女人你給我聽好了》
 
整個過程里,我始終有著一種謎一般的優越感。那是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伴隨著一個令人頗能產生快感的問題:喊麥的聽眾,真的不知道自己聽的東西很low?
 
答案顯然是確定的:他們是真的不知道。
 
這些被網友黑出翔的喊麥,在喊麥的聽眾看來是生活的常態,或者說是他們音樂審美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韻律簡潔,明快,單一,易于掌握和哼唱。而喊麥的歌詞,對于荷爾蒙爆棚的年輕人來說,確實夠燃。
 
棄江山,忘天下,斬斷情絲無牽掛。
千古留名傳佳話,兩年征戰以白發。
一生征戰何人陪,誰是誰非誰相隨?
戎馬一生為了誰,能愛幾回恨幾回?
 
江山、天下、征戰、戎馬……這些詞語與網絡意淫小說的屬性高度重合。而喊麥中對于女性的認知,也停留在網文意淫小說里非常符號化的層面上:
 
嬌女我輕扶琴
燕嬉紫竹林
我癡情紅顏心甘情愿
千里把君尋
我說紅顏我癡情笑
 
所有的低端文化都有著一脈相承的套路,《一人我飲酒醉》的歌詞便是多少意淫網文的抒情版本:在架空的世界里殺人砍怪如砍瓜切菜、弱肉強食按照等級說話的叢林法則、幾十個妙齡女郎一個個爭風吃醋倒追主人公。
 
因此,喊麥所喊出來的,一部分來自于這種低端意淫文化的精神內核。而對于社會現實,喊麥同樣有著令人驚心動魄的投射。
 
一首MC天佑的《女人你們聽好了》,4分多鐘,我硬著頭皮聽完,光是歌詞就已經非常雷人:

在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女人
提出來我要車 我要房
我很好奇的是
你們哪里值
有什么勇氣提出這個要求
你有學歷
長的漂亮
我在這里問一句
又有幾個女人不會做飯
又特么有幾個女人是處女
 
整首喊麥鏗鏘有力,不時夾雜咆哮和嘶吼,每一個音節都寫滿了病入膏肓的男權主義和處女情結。但就是這樣的喊麥,得到了許多聽眾的歡迎,成為MC天佑的代表作。
 
我們眼中扭曲的價值觀,在MC天佑的聽眾看來其實稀松平常,男權主義和處女情結于他們而言似乎是天經地義的道理。因此他們自然會被MC天佑聲嘶力竭的咆哮所鼓動,自然地,對于網絡小說的各種女神齊追主角的意淫情節,他們也就甘之若怡。
 
當網友們無情地嘲諷著喊麥是多么Low的時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和他們,其實說的幾乎就是兩套語言了。
 
當你大談男女平等LGBT平權,在喊麥的聽眾看來,無異于癡人說夢;而當他們告訴你談戀愛的對象一定得是處女的時候,你也只能捂著耳朵倉皇出逃。
 
審美的撕裂,伴隨的是認知的撕裂,價值的撕裂,三觀的撕裂,和整個階層的撕裂。
 
設身處地想一下,一個早年輟學中學文憑在工地營生的年輕人,能有多么優雅的品味?又或者說,他們所接受的教育和所處的環境,又怎么能給他們一個相對正確的三觀?當他們在一個相對糟糕的處境下打拼卻依舊看不到未來的出路,簡單明快的喊麥,或許就成了他們屈指可數的釋放壓力的途徑。
 
所以,當我們站在審美和道德制高點上對喊麥文化大肆批判的時候,是不是有點何不食肉糜的味道?畢竟,當我們在爭論川普和希拉里到底誰更操蛋一些的時候,對于MC天佑的聽眾來說,他們可能完全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美國大選。
 
說到底,我們對于他們的無情嘲諷,是態度片面的傲慢俯視,或者是帶著獵奇色彩的憐憫或同情。
 
我們當然可以去鄙夷喊麥本身,然而歸根結底,我們應該去尋找喊麥誕生的土壤。是貧窮、落后、封閉滋生出粗俗的審美和偏執的價值觀,繼而導致了喊麥文化的甚囂塵上。

單獨批評喊麥,本身并沒有什么用。今天,就算你全面禁止喊麥,明天又會出現更喜聞樂見的娛樂形式。而這一切,或許就是喊麥文化背后真正細思極恐的地方了。

責任編輯:衛天成


推薦圖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隨機推薦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